王躍生:家和家人的范圍、層級和功能分析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98 次 更新時間:2020-04-01 17:28:07

進入專題: 同宗之家   服親之家   同祖之家   同父之家   夫婦之家  

王躍生  

   【內容提要】 本文基于歷史和當代制度及民眾實踐,提出中國的家實際包括同宗之家、服親之家、同祖之家、同父之家和夫婦之家五個層級,進而形成家層級結構概念。根據本項研究,近代之前,同宗之家、服親之家和同祖之家特別是服親之家、同祖之家成員在官方制度中被賦予較多的責任、義務和權利功能,這些功能以允許、限制和鼓勵所為的形式表現出來。民國時期,同宗之家、服親之家和同祖之家成員間功能關系減弱,當代功能性關系降至同父之家成員范圍內,且具有了男女雙系特征。在民間社會,婚喪嫁娶等儀式性活動中同祖之家仍是重要關系單位。鄉村服親之家成員在禮儀性活動中多有互動,在村莊公職競選中仍為人們所重視。

   【關鍵詞】 同宗之家,服親之家,同祖之家,同父之家,夫婦之家

   在中國社會中,家既是一個生活單位,又是血緣、姻緣成員所形成的親緣關系單位。就當代而言,人們較多地從居住和生活單位著眼,認識和分析同居共爨形態的家。而在社會實際中,分爨生活的親子、祖孫、兄弟姐妹等近親屬存在密切的互動關系,離開父母在外工作或學習的子女仍被視為同一家的成員,在民間則有更廣義的家、家人認知及邊界劃分。用何種概念表達這種既獨立生活,又有關系的親緣成員間的聯系與區別?為此,筆者曾撰文提出家庭、家戶和家三個分類概念,分析家庭、家戶和家之別。家庭和家戶是邊界相對清晰的民眾居住生活單位,而家則有較大伸縮性。但可以肯定的是,家的范圍整體上比家庭和家戶大。①筆者認為,就目前而言,家和家人仍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本文擬從歷史和現實相結合的視角,對家和家人的層級、范圍和功能等進行分析。

  

   一、家和家人含義的基本說明

  

   本文論述的核心問題是家的層級類型、家人范圍及不同成員間的功能關系,故需對其概念和定義作一辨析。

   費孝通指出:家是一個未分家的、擴大的父系親屬群體,它不包括母親方面的親戚和已出嫁的女兒,父系方面較大的親屬團體是這樣一個群體,即其成員在分家后,仍然在一定程度上,保持著家原來的社會關系。②在筆者看來,這一對家的定義有模糊之處。擴大的父系親屬群體究竟有多大?是來自同一始遷祖的后代,還是其他?這些并沒有指明。對此,還需借助制度等規定確定其范圍。

   日本學者滋賀秀三在《中國家族法原理》一書中也曾對家的含義作過探討,指出家有廣義和狹義兩種。在廣義上,總稱家系相同的人們為家。他以關東廳的法庭鑒定人之言為例,由同一個祖先分家而來的總稱為一族的叫一家,因而亦稱為同宗,又叫做一家子;在狹義上,將共同維持家計的生活共同體稱之為家。③由此可見,滋賀秀三的廣義之家實際是同宗之人,狹義之家實際是家庭。

   筆者認為,費孝通對家的定義(擴大的父系親屬群體)和滋賀秀三的廣義之家(家系相同的人們)有相同之處。這一認識在中國傳統和當代民間社會是有一定共識的,而滋賀秀三的狹義之家限定在共同組成生活單位的家庭之上,這實際上只能被視為一個家庭戶或簡稱為家戶,而非家庭。同時需要指出,費孝通的家和滋賀秀三的廣義之家只將“家”最大類型進行了定義,這一認識顯得寬泛,并且忽略了家的層級和其成員的范圍之別。

   總體上,盡管家庭問題受到不同時期研究者的重視,但對家、家的構成及其功能進行專門探究的論述并不多見,而這又是一個繞不開的學術和實踐問題。

   有鑒于此,本文試圖以不同時期的歷史文獻,特別是制度文獻為基礎,對中國的家和家人范圍進行分層次考察,認識不同層次家及其成員的關系類型及功能表現,揭示其在傳統和現代社會的特征、變動及原因,把握其在民間社會對家庭關系、社會關系維系之作用。

   在對家和家人進行分層研究時應有這樣的意識和分析方法,即從關系單位和生活單位兩個視角去探討。在以往的家庭研究中,人們多以生活單位為基礎,著重分析親緣關系成員所組成的個體家庭的結構類型、生活方式和居住偏好,而忽視個體家庭與其他親緣家庭所存在的多種關系,這不足以全面反映家庭的組成特征、不同家庭之間的聯系和依存狀態。本項研究試圖跳出生活單位窠臼,從關系單位視角或二者結合的視角認識家及其成員關系,重在考察不同層級、類型的親緣關系單位及其成員范圍大小、功能強弱。

  

   二、家的層級、類型和家人范圍

  

   中國的家究竟有哪些層級?如何對其進行分類?依據是什么?筆者認為,家的層級和類型劃分應著眼于其所涵蓋的親屬范圍,進而揭示出其邊界所在、不同層級家成員之間所存在的功能關系。

   在此按照不同層級的家所覆蓋的范圍由大向小去認識。一般來講,隨著親屬范圍不斷縮小,成員之間功能性關系的程度逐漸增強。這些不同層級的“家”,在形式上既可是一個親緣關系團體,又可是一個生活單位。當然,范圍越大,其組成共同生活單位的可能性越小。

   (一)同宗之家

   關于同宗之家成員的范圍,按照現代人的理解,同宗之家是由來自較近祖先的后人所組成,與同一宗族之人含義相當。

   而在先秦時代,“宗”和“族”的內涵是不同的。由此,同“宗”人與同“族”人也有一定分別。根據《左傳·襄公十二年》,“凡諸侯之喪,異姓臨于外,同姓于宗廟,同宗于祖廟,同族于禰廟”。④其意為,與死者的關系不同,喪哭、致哀的場所也不同。它似乎表現出同宗者與同族者有關系遠近之不同,兩者的成員范圍有別。有的文獻顯示,“宗”和“族”所表達的重點有不同。如班固言:宗者何謂也?“宗者尊也,為先祖主也,宗人之所尊也。”并且,宗內有大小之別,“大宗能率小宗,小宗能率群弟”。族者何也?“族者湊也,聚也,謂恩愛相流湊也。生相親愛,死相哀痛,有會聚之道,故謂之族。”⑤從這一點看,“宗”強調同宗內部有嚴格的等級秩序,管理上有主導者與從屬者之分;“族”則更看重族人的聚集、互助功能。從成員范圍上看,族較宗為小,范圍小的親緣關系成員更有可能形成聚落。或者可以說,一宗之中包括若干個分支——族。后世中,特別是唐以后,宗、族區別的含義減少,共性增多。法律等涉及同一宗族及其成員關系的制度中,“同宗”的用語更多,或許“同宗”更能表達家族是在宗法原則基礎上形成這一含義。

   筆者在本文中將“同宗之家”視為來自同一始遷祖后人所形成的親屬組織,與“同族之家”沒有本質區別。這里的“同宗之家”或“同族之家”與費孝通的“擴大的父系親屬群體”和滋賀秀三的廣義之家(家系相同的人們)的定義有相同之處。

   將同宗者視為一家,不僅因為其成員來自同一近親祖先,而且彼此還有共同的聚合載體和象征之物,如祠堂、祠產、祖墳、家譜等,有祭祖等儀式要求這一關系范圍的人參與,有共同的利益需要宗人維護。即使在當代,一些地方的多姓村中,同宗者會被其他人視為一家。

   清朝之前,官方對同宗者的關系有制度性規定,這體現在致仕官員的居鄉禮儀上。明朝規定:“內外官致仕居鄉,惟于宗族及外祖妻家序尊卑,如家人禮。”⑥清朝亦如此。

   而明清的家規中也有視同宗為一家人的認識。山西平定劉氏《敦睦五禁》規定:“五服之外,雖云服盡,自祖宗視之,皆子孫也。既皆為祖宗之子孫,即宜相敬相愛,方為不背其祖。”⑦

   實際生活中,眾多同宗成員組成一個共爨單位的情形是很少見的。但在近代之前,這種家庭形式并非不曾存在。

   宋代,信州李琳十五世同居;“江州陳昉家十三世同居,長幼七百口,不畜仆妾,上下姻睦,人無間言。”⑧元代,鄭文嗣家十世同居,“凡二百四十余年,一錢尺帛無敢私”。⑨可見,這是同宗關系之人聚合在一起組成的生活共同體。

   清代之前,特別是以家戶為征收賦稅或攤派徭役單位的時期,為防止民眾將疏遠關系親屬或無關系者冒充為本戶成員(時稱“冒戶”)而逃避賦役,政府規定了可以組成共同生活單位親族成員的范圍。按照清朝制度,同宗成員組合成的家戶不屬于相冒合戶、規避徭役行為。⑩這意味著同宗成員合住不被視為相冒合戶,當然有“不曾分居”這一前提。

   總之,同宗之家更多的是指特定區域同祖(始遷祖)后人所形成的同姓血緣親屬團體。不少宗族擁有屬于同宗共有、用于祭祀先人的祭田,有供奉先人牌位的祠堂。此外同宗之家還有家族公共墓地,撰修記載家族成員世系的家譜。這些都對同宗之家成員自我認同、增進情感具有作用。不過也應該承認,同宗之家的成員范圍彈性較大,既有延續數百年乃至千余年,聚居幾百、數千家的大族,成員邊界不宜把握,也有遷移至新地不足百年,只有十幾戶的小家。在雜姓混居村落中,同宗、同族成員認同度較高。相對來說,族眾越小,同宗之家的范圍越容易認定,關系越緊密。

   (二)服親之家

   服親即有服制關系之親。服親是中國傳統時代以自己為本位,基于喪服重輕原則所形成的親緣近疏關系網絡,這一網絡中的成員組成服親之家。服親關系超出喪葬禮儀活動本身,具有多種官私功能。它可謂我們祖先在親緣人倫關系分類中的獨特發明。相較于同宗之家,服親之家有了較明確的成員范圍和邊界。應該指出,服親關系既有以父族親屬為基礎的宗親,也有基于姻緣關系的外親,外親為母族、本宗外嫁女性夫族,還有妻親。而在婚姻以從父、從夫為主導的時代,家的形成更多是以同地居住、生活的男系同姓親屬為基礎,不在一地居住的姻親往往不被包括在內。

   1. 服親成員的范圍

   近代之前,喪禮“五服”制成為識別血親關系親疏的一個標準。人們對服親關系成員的范圍認識及相關實踐經歷了一個過程。其在先秦時代即已形成。秦漢時期逐漸規范,魏晉時期趨于完善。

   成于西漢的《禮記·喪服小記》曰:“親親以三為五,以五為九,上殺、下殺、旁殺,而親畢矣。”東漢鄭玄對此注曰:“己上親父,下親子,三也。以父親祖,以子親孫,五也。以祖親高祖,以孫親玄孫,九也。”11隋唐時期斬衰(齊衰)、期親、大功、小功、緦麻這種五服提法才完整起來。這種服親親疏程度劃分與純粹的喪服類型(斬衰、齊衰、大功、小功和緦麻)稍有不同。

   后世家譜中的譜圖世次,“率以五世為度,周而復始,次第相承”。12五服圖,“五世作一截,五族義也”。13對在世者來說,五世關系者是最緊密的親緣成員。古人有對“五世之內聯之以食而弗殊”14的推崇,亦即這一范圍的男系成員組成共同生活單位是被鼓勵的。

   從官方角度看,服親制在清末(宣統三年,1911年)完成的《大清民律草案》和1925年完成的《民國民律草案》被改變,代之以親等之制15。這一草案中親等所包含的直系成員范圍與五服制有相同之處,即“從己身上下數”。就直系宗親來說,上下四親等實際為上下9代(包括己身),這與五服宗親所包含的直系代數是一致的。而其旁系親范圍則有縮小,“非直系親而與己身或妻出于同源之祖若父者,為旁系親”。16這意味著與己身出于同源之曾祖父、高曾父者,不在該親屬范圍。不過,《大清民律草案》中又有“親等應持之服,仍依服制圖所定”之補充說明。17可見,這一變動中有繼承。《民國民律草案》則無此規定。

   2. 實際生活中的服親之家

服親成員總的來說所組成的也是關系之家,與同宗之家相比,其范圍縮小了。因而,相較于同宗之家,近代之前以服親之家成員為基礎所形成的生活單位增多。當然在一個小的區域,如一個村落之中服親成員組成一個共爨單位也屬少數人行為。因此,能將服親成員融入一個家庭中者不僅為鄉里所稱道,(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同宗之家   服親之家   同祖之家   同父之家   夫婦之家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asnj.com),欄目:天益學術 > 社會學 > 人類學
本文鏈接:http://www.vasnj.com/data/120685.html
文章來源:《開放時代》2020年第2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