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華:清代齋教與山區移民認同的塑造——以閩浙贛地區為例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25 次 更新時間:2020-04-01 17:09:26

進入專題: 齋教   山區移民   儀式   身份認同  

陳明華  

   【內容提要】 由羅教變化而來的齋教教派,明末便已在江南各地開枝散葉。有清一代,閩浙贛地區的齋教活動相當頻繁。大量迫于生計壓力而入山開墾的移民成為其信眾的重要來源,在缺乏宗族組織的情況下,參加齋教成為移民塑造身份認同的一種方式。本文通過對齋教儀式活動和利益分配方式的分析,展現齋教如何在觀念上和物質上塑造信徒的“吃齋人”身份。認同的加強可能是把“雙刃劍”,它既可能改善內部成員的生存狀態,也可能導致成員與其他群體的疏離與沖突。具有高度認同的群體,在特定因素的刺激下,可能走向集體暴力行為。原本以吃齋念經、勸人為善為活動內容的齋教群體在晚清大量參與暴力性事件即與此有關。

   【關鍵詞】 齋教,山區移民,儀式,身份認同

  

   一、引言

  

   乾隆十三年(1748年)正月十五日,福建建寧知府和護建寧鎮總兵還沒來得及歡度佳節,就突然得到塘兵的警報,所屬甌寧縣的豐樂、吉陽、尤墩等里,號稱“老官齋”的會眾聚集數千人豎旗起事,浩浩蕩蕩向建寧府城撲來。事態緊急,兩位官員趕緊派兵彈壓,并且要求“鄰近營汛,密令防堵”,全面進入緊急狀態。把總吳雄帶領的隊伍行至單嶺頭,遭遇一隊趕往府城的會眾,這些會眾“手執旗號”,上書“劫富濟貧”等字樣。①雙方很快爆發沖突,一番混戰之后,起事會眾潰敗四散。官軍沿其來路展開追擊和搜捕,沿途村鎮一片狼藉,不少村莊的鄉民與路過的起事者爆發暴力沖突,雙方互有死傷。

   經過連日搜捕,官兵陸續在各處抓獲三百多名起事者,并繳獲起事者所遺下的武器、衣服、旗幟、圖書等物品。各色旗幟上寫著“無極圣祖”“代天行事”“無為大道”之類的字樣,收繳的包頭布上也印有“無極老祖”的字樣。此外,收繳的圖書中有《無極圣祖圖書》一本,還有一本寫著“大乘正宗”的科儀書及相關的符紙,②這些信息都表明參加暴動的會眾與民間神秘信仰有著密切關系。

   農歷正月的這一大案引起了王朝最高層的關注,乾隆帝親自坐鎮,要求地方官員嚴密徹查。在乾隆帝的壓力之下,地方官府展開連串搜捕和審訊,拼湊出一個閩浙贛交界山區教派的情況。這里所稱的“老官齋”是從毗鄰的浙江省慶元縣傳來的教派,該教派長期由姚氏家族擔任教首,因此又被稱為“姚門教”。教內奉羅氏為一世祖,殷氏為二世祖,姚氏為三世祖。姚氏全名姚文宇,即起事會眾旗幟上所稱的“無極圣祖”(或“無極老祖”)。入會信徒無論男女,都以普字為法派命名,入教后要吃齋誦經。在福建地區,鄉里人普遍把這些入會吃齋的人稱作“老官”,老官齋因此得名。該教在閩浙贛交界的山區有不少信眾,在建陽、甌寧兩縣西北部山區中,遺立(也作“移立”)、后周地、芝田、七道橋、埂尾等村都設有專門供信徒聚會的齋堂。③

   老官齋所屬的姚門教只是羅教的一種,在官員看來其“系羅教改名”。④老官齋案爆發的同時,閩浙贛山區存在大量由羅教變異而來的教派。負責老官齋案的官員對福建地區的各類齋堂進行排查,發現金幢、大乘、大主、觀音、一字門、羅教等各類齋堂73處,⑤這些齋堂所屬教派名稱各異,但基本屬于羅教系統,羅教在當地的活躍可見一斑。

   羅教又稱無為教,明代成化至正德年間,產生于北直隸密云衛山區之中。創教者為山東即墨縣人羅夢鴻(1442—1527),后來教內信徒尊稱為羅祖。羅夢鴻成化十八年(1482年)悟道以后,四處傳教。在羅夢鴻及其信徒的努力下,羅教獲得了大量下層社會民眾的信奉。⑥

   雍正七年(1729年),政府曾在各省查禁羅教,但并未真正斷絕其活動。不少羅教系統的教派改換名目繼續活動,如姚門教就改成一字門或老官齋,繼續在山區中開枝散葉。以至于乾隆十三年在建寧府釀成了老官齋案。此后乾隆帝雖然再次下令查禁姚門教等羅教教派,但其實際效果與雍正時期的查禁未有大異。各教派依然活動,只是行事更為隱秘。太平天國運動之后,閩浙贛地區多次爆發被稱為“齋匪”的集體暴力事件,羅教教派的信徒多參與其間,其中姚門教信徒的比例可能相當高。⑦因此,一些學者將活躍于閩浙贛地區的羅教教派稱為“江南齋教”,并以姚門教為其代表。⑧本文繼續沿用“江南齋教”(有時簡稱為“齋教”)一詞指稱相關教派。

   馬西沙、韓秉方借助清廷檔案和教內的寶卷,對于江南齋教的沿革淵源、經典內容、教內體制以及傳播情況等作了相當詳細的介紹。⑨秦寶琦在20世紀90年代對齋教流行的閩浙黔地區進行了實地考察,收集了不少有關儀式和教派歷史的寶貴資料,在此基礎上對于齋教歷史沿革、人物名稱以及制度有相當的補充和辨正。⑩那么,具體是哪些群體在參與齋教活動,他們為何不憚于政府的禁令而樂于參與其中?齋教又在他們的生活中發揮著怎樣的作用?以上研究對于這些問題似乎還沒有展開討論。另一方面,不少關于白蓮教等教派的研究多關注教派與叛亂的關系,尤其注重解釋他們容易走向集體暴力的原因,卻很少討論教派給成員生活帶來的影響。11羅士杰十分注重齋教組織背后的人群,他以姚門教為例,討論齋教組織在民眾日常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與地方社會變遷之間的關系。在他看來,齋教等宗教組織是一種跨越血緣和地緣的大眾組織,是宗族制度之外,另一種凝聚民眾的機制。12這一觀點增進了我們對于鄉民日常組織方式多樣性的理解,也拓寬了對于民間宗教功能的認知。不過我們還可以進一步追問,齋教成員具體通過哪些手段凝聚成一個群體?群體認同的形成又會產生怎樣的影響?特別是太平天國運動之后,齋教徒參與的大量群體暴力事件是否與齋教群體身份認同的增強有著必然關系?本文以姚門教為中心,對以上問題略作討論。

  

   二、山區移民的加入

  

   明清以來,閩浙贛地區參加齋教的信徒很大一部分是開山的移民或其后代。三省之內不乏山巒疊嶂,林深箐密,政府控制相對較弱的山區,是帝國“內地的邊緣”。13這些區域可耕地資源有限,但是山林、礦產資源相對豐富,明清時期,吸引了大量移民進入,據記載:“江西、浙江、福建各山縣內,向有民人搭棚居住,種麻種菁,開爐煽鐵,造紙作菇為業”14。這些移民成為齋教的重要信徒來源。

   在時局動蕩時期,山區成為毗連省份民眾的避難所。大批脫離原有社會網絡的移民,成了各類民間教派的潛在受眾。明末各種教派在各地活躍與此類人群的出現不無關系。如雍正時期地方官員發現河北邢臺黃山的劉、彭、馬等八姓“聚族以居,持準提齋教”,他們都是“明末避寇屏居山麓”,在危難之際,“匄福于神,祈免鋒鏑,誓世世子孫不茹葷以答神貺”。15

   浙閩贛的山區情況與此類似,后來成為姚門教二祖的殷繼南就生長于浙南山縣縉云。縉云縣雖然面積不大,也有相當的移民分布。16殷繼南父母早亡,由叔嬸撫養。嬸嬸亡故后,叔叔將其送入金沙寺中出家。很可能他家移民未久,還未能夠建立宗族組織,因此他只能被送入寺廟撫養。向他傳播羅教的“化師”也是山地移民。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殷繼南跟永康籍銀匠丁某做學徒。17閩北、浙南山區多銀礦,明代官私開采相當普遍。雖然官府嚴禁民間私采,但還是有不少移民以各種名義入山開礦。永康銀匠丁某應該就是非法開礦煎銀的移民,他在遇到殷繼南時已是一位修習羅教的化師,法號四維普慎。18

   姚門教三祖姚文宇與殷繼南出身類似。他出生于山區慶元縣松源,明清之際,慶元縣連續遭受兵燹,此后又受耿精忠之亂影響,有不少福建汀州客家移民移入。19移民多以私采銀礦為生,并且對當地的秩序產生了嚴重的影響,縣志記載“聚為礦盜,劫害一方”20。姚文宇的父母早逝,他以替人牧鴨為生,很可能也是閩汀移民的后代。后在武義縣逆溪地方遇到數位羅教化師,在他們的資助和同意下,開始在逆溪“開堂接眾”。其中一位李姓化師,法名普敬,“別號老麻,福建汀州府連城縣人,在逆溪種靛營生”21。可見當時羅教信眾和傳播者多為來往閩浙的山區移民。

   此后,姚文宇向周邊各縣傳教,金、衢兩府是其活動的主要區域,湯溪則受到相當重視。姚文宇曾親自策劃在湯溪舉行千佛會和龍華會,以壯大聲勢,吸收信徒。22金、衢兩府當時有不少福建移民進入,湯溪南部山區則是福建移民最集中的聚居區,他們“依山種靛為利”。23姚氏日后在這些區域所吸收的信徒很可能是這些山區移民及其后代。乾隆十三年(1748年)老官齋案的案發地建安、甌寧兩縣齋教活躍,建有多處齋堂。根據地方官員報告,這些地區崇山疊嶂,出產“杉桐麻菁、茶筍紙鐵”,棚民在深山中“搭蓋藔棚,雇倩工丁,墾辟種作,歲收其利”24。顯然這里也是移民開墾聚集之處。

   由于清初棚民大量參與起義,清朝統治者極力將閩浙贛交界山區封禁,驅逐移民回籍。25封禁山“約寬百里,其自西北以至西南皆與上饒屬境毗連,正北以至正東與廣豐民山相接,東南一帶則與閩省浦城、崇安接壤,又東面與廣豐連界之處,又與浙省江山、龍泉等縣密邇,犬牙相錯,路徑紛歧”。太平天國勢力影響到三省之際,周邊各縣民眾紛紛避禍山中,“入山墾地,借以糊口”,成為“在山耕種棚民”。26這些移民的到來再次帶動了齋教的活躍。

   同治五年(1866年),鄰近的福建崇安縣爆發齋教暴動,封禁山便被官方視為“齋匪”巢穴。左宗棠便說:“竊福建崇安一縣,地與江西封禁山一帶毗連,縣之西北大渾、嵐角等處,近有齋匪傳徒習教情事。”根據后來被抓獲的暴動成員供稱,除了一些頭目外,所謂的“齋匪”成員“多江西南豐及崇安東北鄉一帶棚民”。27

   浙江衢州開化縣地處“界徽之婺源,江右之玉山、德興,浙之遂安、常山,大扺土民居十之五,客民三,棚民二”。棚民可能指先前開山移民,客民則是太平天國以后招徠的移民。這些移民“室家妻子困苦艱難,衣則無非襤褸,食則多是苞蘆,住居則皆破磚敗壁”。齋教在他們中間迅速傳播,吃齋之人“處處尚有,而山谷棚民尤多”,“每屆開堂輒聚男婦數百人”。28

   其他齋教傳布的區域也存在類似情況。蔡少卿的研究提及石達開部轉戰川湘時,曾有不少齋會成員,他們不少都是湖南“無業山民”。29光緒年間古田齋教骨干成員林祥興,為閩清人,以販賣杉木、藥材為生,在延平府已加入齋教,到古田后于光緒二十年(1894年)在坑頭村加入古田的齋教組織。30

   這些移民進入山區之后以開發山林、礦產資源為主要生計來源。在開發過程中,不僅要面臨惡劣的自然環境,還要與其他群體爭奪經濟和政治資源。在明末清初的江西省,不少來自福建汀州的移民就與當地土著發生持續的沖突,以至于在土著心中,來自汀州等地的閩佃成為暴力的代名詞。31可以推測太平天國以后,新一波移民移入山區時,同樣會發生爭奪資源的行為。而在資源爭奪中,結成團體是相當重要的一步。齋教成為凝聚移民群體的一種方式。浙江《龍游縣志》的編寫者在描述太平天國以后本縣的移民情況時就說:

   自咸豐兵燹后,本縣人存者十不逮一,外來客民,溫處人占其十之二三,余皆江西廣豐人。雖亦有循謹安分之民,而人數既眾,所為遂多不法,抗租霸種,習以為常。其間更有傳教吃齋、結盟拜會者,當時謂之齋匪。32

   移民“抗租霸種”,難免需要結成群體,而各教派“傳教吃齋、結盟拜會”,成為移民塑造認同,凝聚群體的一種方法。這里所傳之教很大一部分就是姚門教,或者是與姚門教關系密切的齋教教派,這一判斷在光緒五年(1879年)的湯溪縣齋教暴動事件中可以得到更為清晰的佐證。

湯溪縣南部向為移民集中之地,也是姚門教活躍之地,姚文宇傳教時,就在該地親自舉辦過“千佛會”和“龍華會”。光緒五年十月初五日(1879年11月8日),該地南鄉東谷園(又作“東谷源”)大坑地方傳出“齋匪”揭竿起事的消息,(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齋教   山區移民   儀式   身份認同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asnj.com),欄目:天益學術 > 哲學 > 宗教學
本文鏈接:http://www.vasnj.com/data/120684.html
文章來源:《開放時代》2020年第2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