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橋大學教授勞埃德:以認真的態度對待其他文明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93 次 更新時間:2020-03-31 16:59:54

進入專題: 古典學   比較文明  

勞埃德   趙靜一  

  

   趙靜一:畢業于劍橋大學古典學系,獲學士、碩士及博士學位,為該系首位來自中國大陸的本科生。現任劍橋大學達爾文學院及李約瑟所研究員,研究方向為古希臘與中國哲學思想比較。2013 年獲國家優秀自費留學生獎學金特別優秀獎。曾受邀參與錄制 BBC 大型紀錄片《中國故事》。2018 年初,與勞埃德(G. E. R. Lloyd)爵士共同編輯的《古代希臘與中國比較研究》(Ancient Greece and China Compared)由劍橋大學出版社出版,成為該領域里程碑式的著作。

  

   杰佛里·勞埃德:Geoffrey Ernest Richard Lloyd(G. E. R. Lloyd),劍橋大學古典系“古代哲學與科學”教授,李約瑟研究所駐所教授;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FBA),美國文理科學院榮譽外籍院士。1997 年獲大英帝國爵士稱號,曾獲多項世界級大獎。1989 至 2000 年任劍橋大學達爾文學院院長,1992 至 2002 年任東亞科學史基金會理事長,指導李約瑟研究所的工作。著述二十余部,包括《極性與類比》(Polarity and Analogy)、《古代世界的現代思考》(Ancient Worlds, Modern Reflections)等,被譯成十余種文字出版。勞埃德爵士不僅是西方古代哲學與科學史界的領軍人物,也是中國與古希臘思想比較研究的鼻祖。

  

2013年,勞埃德教授被旦·大衛獎(Dan David Prize)的頒獎評委稱為“現今世上最偉大的古代科學史學家”。僅憑西方古典學方面的成就,勞埃德教授便可在學術界享有一世盛名,而實際上,他的學術造詣遠遠超越了這一領域。他研究興趣廣泛,橫跨古典學、人類學、社會學、認知科學等,稱得上真正意義上的跨文化、跨學科研究。1987年,他受邀到北京大學講學,期間深受中國哲學與科學傳統的感染,之后將“中國”納入自己的研究范圍,成為一名中國與古希臘思想比較研究的拓荒者,在這一領域具有無可比擬的影響力。

  

   師從勞埃德教授并成為這位大師級學者的關門弟子,實屬我求學生涯中的一大幸事。在我讀博士的時候,勞埃德教授已是一位退休十多年的老者。然而,在幾年的交往中,先生讓我對 “年齡”、 “執著” 與“創新”這些概念全部有了新的認識。耄耋之年的勞埃德教授對科研的熱情絲毫不遜于年輕人,他每天都騎著自行車穿梭于劍橋的街頭巷尾,去圖書館閱讀寫作,去研究所參加研討會,一年四季,風雨不誤。他已經完成了二十多部在學界頗具影響力的專著,而其中一半都是在退休后寫就的。如此高產的學術生涯,必然意味著勞埃德教授驚人的工作效率。收到我發去的萬字論文,他即便百事纏身,也總是次日就把詳細的評語發給我,以備我們見面時討論。每每給他發郵件商討一件事,他總是第一時間回復,語言精簡又恰到好處。令人大為驚嘆的是,當年他僅用三個月的時間便完成了博士論文的寫作,在此基礎上出版的專著《極性與類比》,成為古典學界的必讀書目。

  

   勞埃德教授各種頭銜金光閃閃,然而他沒有任何架子,總是親切地讓我們直呼其名——杰佛里。最令人感動的是他給予青年學者的諸多幫助與鼓勵。午餐時間,他會主動坐在之前從未謀面的青年學子旁邊,與他們聊學術、聊生活。而這些學生往往事后才知道,原來與他們親切交談的是一位頂級學術大師——學院大堂墻上那幅畫像上的老院長!勞埃德教授有非凡的人格魅力,身邊的人都覺得他可愛至極。他的真誠,他的幽默,他對同事、對學生發自肺腑的關心,都令我深受感染。他對世界萬物充滿了好奇,且總能發現大自然的美妙之處,而我也逐漸意識到,正是這一點激勵著他不斷地探索與嘗試,讓他的內心青春永駐。

  

   2013年,因其卓越的學術成就,勞埃德教授榮獲旦·大衛獎,獎金為一百萬美元。他把獎金慷慨捐贈予李約瑟研究所,并設立了研究崗位,為年輕學者提供學術研究機會。而我,正是這一基金的受益者之一。

  

   2018年5月29日,我在李約瑟研究所對話導師大人,與他探討中西思想比較過程中的疑難、跨學科研究的意義,以及高效工作的“秘訣”。能夠每天與導師交流甚至與之成為朋友是我的莫大福分,很高興能以訪談的形式把我們的對話分享給更多的讀者。


1 劍橋大學的學術洗禮

  

   靜一:杰佛里,可以先介紹一下您當年在劍橋大學就讀的專業嗎?

  

   勞埃德:我的專業是古典學(Classics)。那時的古典學尤其重視語言和文學,不像現在的劍橋古典學系,會提供跨學科的試題。在本科一、二年級,我們基本上是專攻語言。學生不僅要做到把古希臘文和拉丁文熟練地譯為英文,還要把英文詩歌譯成古希臘文和拉丁文,這些都十分具有挑戰性。

  

   實際上,我當時對數學更感興趣,數學是我中學時期學得最好的科目。可人們對我說,數學相對容易,你自己就可以學,而古典學更是一種挑戰。所以,很可惜的是,我沒有選擇數學這一專業。到本科三年級的時候,我發現哲學對我十分有啟發,同時,我也開始對人類學感興趣,并常常與人類學家交流。

  

   靜一:您認為劍橋的學院制是否有助于您結識自己領域外的學者呢?

  

   勞埃德:是的,如果我在美國大學學習,我就會一直局限于古典學系,那樣的話情況就大不相同了。在國王學院,我發現人們討論問題的方式比古典學廣得多。那時候,國王學院算是很激進的一所學院,雖說經歷了不少起伏,但學院擁有一批非常聰穎的本科生。我上本科的時候是1951年,正處于一個十分理想的時代。那時候,有些人剛剛服完兵役,便來到學校。來做什么呢?——充分利用大學時光發現生活與藝術,等等。

  

   我哥哥比我大四歲半,他的朋友基本上都服過兵役,經歷過諾曼底登陸(D-Day),在法國打坦克戰。當你經歷過戰爭后,對人生、對世界的看法就不一樣了。在課堂上,你會發現一切都是如此溫和而平靜。

  

   靜一:您自己也服過兵役,對嗎?

  

   勞埃德:是的。實際上,我一直在躲避兵役。我考慮過當一名拒服兵役者(conscientious objector),但我的朋友對我說,作為一名拒服兵役者,你會在法庭上被問及是否愿意與納粹黨戰斗,這一問題令我意識到我無法拒服兵役。盡管如此,我還是拖延了很長時間。我的一些朋友畢業后直接上了戰場,有的英年早逝。

  

   靜一:您當時為何選擇專攻科學史?

  

   勞埃德:其實開始的時候,我研究更多的是醫學史。我的父親和哥哥都是醫生,所以我自來就對醫學感興趣。我看了一本有關希波克拉底的書,發現古希臘醫學很有意思,之后便投入到這方面的研究中。同時,我也開始對古希臘數學產生興趣。至于科學史,那是后來的事了。

  

   靜一:您認為,在過去的幾十年里,劍橋大學的變化大嗎?

  

   勞埃德:這里的變化太大了。令人深感遺憾的是,現在的人們越來越關注考試成績和職業規劃,和原來相比,失去了一定的自由和能力。由于競爭更加激烈,人們不得不專注于狹窄的研究領域,不愿意去冒險嘗試新事物。顯而易見的是,中西比較研究為人們提供了創新的空間。我們二人都在做這方面研究,可以看到它的巨大潛力。


2 以認真的態度對待其他文明

  

   靜一:您剛才提到,比較研究可以讓人們嘗試了解新的課題。您是什么時候開始進行比較研究的?

  

   勞埃德:我是通過人類學接觸到比較研究的。其中最關鍵的問題有——我們如何理解那些與我們的信仰、風俗習慣完全不同的人?我們是否可以理解其他群體的信仰系統?實際上,現在的人類學家依舊在解析這些問題。做完田野調查后,人類學家開始描述那些人的“古怪”行為,這樣問題就產生了。列維·布留爾(Levy-Bruhl)曾提出,有些群體具備的是原始的心性(primitive mentality)。這種說法十分令人震驚,因為這其實是對世界上很多人不屑一顧的體現。實際上,許多群體都非常聰明,他們能夠在異常困難的情況下得以生存。如果讓我們到亞馬遜熱帶雨林里生活,我們是無法生存的,而他們卻可以在那里生活得很好。

  

   我是怎樣開始了解中國的呢?我在劍橋讀書和工作的時候,認識了李約瑟(Joseph Needham)。通過李約瑟編撰的《中國科學技術史》(又譯《中國科學與文明》)(Science and Civilisation in China),我了解到,關于中國,有很多有意思的文獻值得研究。

  

   1987年,我受北京大學李真教授的邀請去北大講學。這些優秀的北大學生向我提出了很多具有挑戰性的問題,關于為什么古希臘人的做事方式和中國不一樣,等等。我意識到自己已無法用之前那種方式繼續開展古希臘科學史的研究,而必須開始利用比較、對比的方法。于是,回到英國后,我開始了古代漢語的學習。

  

   靜一:您開始從事比較研究的時候,是否需要應對很多質疑的聲音?作為這一領域的開拓者,您遇到過哪些困難?

  

   勞埃德:我的第一部著作《極性與類比》【注:關于早期希臘思想的兩種論證】受到了古典學家嚴苛的批判,但獲得人類學家的廣泛好評。可以說,我當時做的就是古代人類學。在博士論文答辯時,他們對我說,雖然《極性與類比》是一篇很有意思的論文,但要想成為一名學者,你需要做的是編輯文獻和寫評注【注:傳統的古典學研究路經】。我沒有聽取他們的意見。

  

   我當時沒有對自己說:“是時候開拓一片新領域了!”實際上,我直接就開始這么做了。事實上,在進行比較之前,真正由我開辟的領域是古希臘科學,因為當時人們沒有認真對待古希臘科學、數學和醫學。

  

靜一:在過去的五年時間,我見證了古代中國與希臘思想比較研究的迅速發展。在我剛開始讀博士的時候,這一領域的學者還十分稀少,而近些年,(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古典學   比較文明  

本文責編:sunxuqian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asnj.com),欄目:天益綜合 > 學人風范
本文鏈接:http://www.vasnj.com/data/120671.html
文章來源:靜一訪談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