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一龍:中國“三圈理論”與我戰略機遇期分析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748 次 更新時間:2020-03-31 16:16:34

進入專題: 戰略機遇期   三圈理論   國際關系  

鄢一龍 (進入專欄)  

   China's Strategic Triangle and the Prospects of China's Strategic Opportunity

   [Abstract]: Unlike the Strategic Triangle proposed by Harvard Professor Mark Moore, China's Strategic Triangle believes that in strategic management the primary factor is to catch a good timing, the basic element is to identify the basic condition, and the dynamic role is played by the human factor. The coupling of the three elements--time, condition and human-- constitute a strategic opportunity period.

   China has experienced three strategic opportunity periods since its foundation. The first one appeared in the early days of its establishment. After the reform and opening up, there was a second strategic opportunity period. The third one happened since 1993, which has been gradually closing down. In the new era, China has exerted fully leadership to respond to changes in time and space, promote high-quality domestic development, and realize a series of strategic transformations. Therefore, China has progressively opened the fourth strategic opportunity period. It is recommended in this paper to adopt the following strategies: 1. promote the second ideological emancipation; 2. divert dividends source from reform and opening up to innovation; 3. facilitate the transition from peaceful rise to inclusive rise.

   [Keywords]: Strategic Opportunity, Strategic Triangle Theory,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

   [摘要]:不同于哈佛“三圈理論”,中國“三圈理論”認為戰略管理的首要要素是順應天時,基礎要素是識別地利,能動要素是人和。天時地利人和三個要素耦合才構成戰略機遇期。

   建國以來,我國出現了三次戰略機遇期,第一次戰略機遇期出現在建國初期,改革開放以后出現了第二次戰略機遇期,1993年以來開啟的第三次戰略機遇期。新時期以來,我國順應天時地利變化,對內推進高質量發展、對外充分發揮領導力,主動實現了一系列戰略轉型,逐步打開了第四次戰略機遇期。建議進一步采取以下戰略:1、推進第二次思想解放;2、從改革開放紅利到創新引領紅利;3、從和平崛起到包容性崛起。

   [關鍵詞]:戰略機遇期,三圈理論,國際關系,第四次工業革命

  

  

   進入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以來,不但中國進入了新時代,世界也進入了新時代。

   世界局勢正處于百年未遇的大變局之中,波詭云譎,風云激蕩,大國戰略深度調整,國際格局深刻重組,國際秩序深層重構。

   建國以來,我國經歷了三次戰略機遇期,第三次已經逐步關閉,需要我們積極開創新的戰略機遇期,而這將意味著中國偉大復興進程不可逆轉,意味著一個新的全球性大國進入世界舞臺的中央。

   未來三十年是近代以來民族復興偉大征程的最后歷史關口,也是21世紀全球性大國博弈的決勝關口,既蘊含著重大戰略機遇,更蘊藏著重大戰略風險。


一、框架:戰略管理的中國“三圈理論”

  

   如何理解戰略機遇期?天時地利人和三方面要素的耦合才構成戰略機遇期。

   天時地利人和是耳熟能詳的說法,卻蘊藏著深刻的傳統智慧。《易經》兼天地人“三極之道”,六爻之動是“兼三才而兩之”,乾以易知立天極,坤以簡能立地極,歸于中庸立人極。

   戰國時期,天時地利人和成為重要的軍事戰略思想,《鹖冠子》云:“彼兵者有天有人有地……善用兵者慎以天勝,以地維,以人成。”縱橫家鬼谷子強調要從天時、地形、人民、外交四方面分析一個國家強弱[①],孫臏進一步提出天時地利人和是戰爭勝利的三個方面要素,他認為:“天時、地利、人和,三者不得,雖勝有殃。”[②]

   我們可以參考哈佛“三圈理論”的形式,將天時地利人和的思想加以現代化、理論化,應用于國家與組織的戰略管理分析,以天時地利人和作為影響戰略成敗的三要素,可以稱之為中國“三圈理論”。(見圖1)

   哈佛“三圈理論”指“價值、能力和支持——分析框架”,是美國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提出的關于領導戰略管理與決策的一種分析工具,被廣泛應用于公共管理授課與戰略分析。Mark H.Moore在《創造公共價值》一書中提出了戰略管理三角形,包括價值、外部支持與內部可行性[③]。“三圈理論”嚴格意義上并不能稱作理論,而是但是這個名稱在中國耳熟能詳,所以本文還延用這一名稱,包括以之命名中國的“三圈理論”,但指的是一種戰略分析框架。

   如Mark H.Moore所言,哈佛“三圈理論”的貢獻在于突破了美國公共行政古典傳統將公共部門管理主要看成利用現有的資源高效達成給定目標,而提醒公共管理者需要更多考慮上部問題——即創造公共價值,以及外部問題——即獲得外部可持續的支持。其中最核心的概念是創造公共價值,而這個概念來源于企業在市場中生存需要為消費者創造個體價值,而公共部門在于政治市場中生存需要為作為集體消費者(公民)創造公共價值。[④]問題在于,企業的市場價值能夠檢驗,而且這種檢驗的結果就直接決定了企業戰略的成敗,而公共價值雖然可以進行某種模糊的衡量,但這種衡量并不能像市場一樣,得到有效檢驗與對組織生存構成決定性影響。更為關鍵的是市場機制是一種競爭性機制,企業需要通過創造比其他企業更能得到消費者好評的價值,在競爭環境下,關鍵不在于創造價值,而是創造差別化的新價值,這是價值創造概念在企業戰略管理中的洞見所在。無疑每個公共部門都有公共價值,否則就沒有必要設立這樣一個部門,但是一旦抽掉了競爭性與可檢驗性的靈魂,在公共領域的創造價值,往往淪為空洞的口號或者一種自我宣傳策略,并未能夠為公共部門的戰略管理增加多少真實的洞見。更有甚者,將美國發展出來的,只是適用于公共部門的“三圈理論”,簡單移植到政治國情大不相同的中國,并作為分析框架應用于各自不同類型組織的戰略管理,許多時候往往成了生搬硬套。

   與之不同,中國“三圈理論”是戰略管理的“天時地利人和——分析框架”。

   戰略管理的首要要素在于順應天時。與哈佛“三圈理論”不同,天時不是外部支持,而是外部時勢。天時就是戰略管理的時與勢,時者變動不居,有時機、時節、時期之意;勢者錯綜復雜,有大勢、中勢、小勢,正中反勢,反中正勢,所謂的“無平不陂,無往不復”。[⑤]把握天時就是把握大勢、把握時機。

   戰略管理的首要要素是天時,而非哈佛“三圈理論”說的公共價值。時勢是戰略成敗的關鍵,就如古人所言:“雖有智慧,不如乘勢。雖有镃基,不如待時。”[⑥]“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⑦]也是《易經》隨卦之義,“天下隨時”,才能“動而悅”。對于國家而言,天時就是世界大勢,把握天時,就是要順應世界潮流,如同孫中山當年說的“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戰略管理的基礎要素在于識別地利。地利是自身戰略條件,它也不僅僅是哈佛三圈理論說的能力,還包括所處方位、擁有資源等戰略條件,《易經》很強調方位的作用,尊與卑、中與不中、正與不正都會影響。

   地利因素是戰略管理的基礎條件。這種條件構成了對特定戰略的支撐,即包括戰略支撐因素,也包括戰略制約因素。當然支撐利弊因素也是辯證的,例如,旱地不能種水稻,卻宜種小麥。

   戰略管理的能動要素在于發揮人和。人和就是人的自身努力,主要包括戰略決策與戰略執行能力。

   人和是戰略管理的能動要素,也是最關鍵與最活躍的要素,孟子認為,“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⑧]正是人和將天時與地利耦合,才塑造了戰略機遇期,并不存在“躺著就能贏”的戰略機遇期,都需要通過偉大斗爭來爭取,今天更是如此。

   天時地利人和三要素可以構成不同組合,構成了戰略管理的不同分區。(見圖1)

   只有一項要素有三種情形:

   1.1戰略羨慕區:有天時無地利人和,就只能臨淵羨魚的份。例如,上世紀50-70年代發生了產業轉移的浪潮,美國、德國等西方發達國家,在產業升級的過程中,將勞動密集型的產業向日本、亞洲新興國家轉移,這些國家抓住機遇出現了快速發展,而中國當時處于社會主義國家陣營,既無地利也無人和去抓住這一發展機遇。

   1.2戰略夢想區:有地利無天時人和,只能是戰略夢想。例如,孫中山在上世紀二十年代就提出開發礦產、發展交通、開辟商港、建設工廠等宏偉的工業化計劃,可以說是盡中國之地大物博之利的偉大構想,非常有前瞻性。但是既缺乏人和,更缺乏天時,當時中國四分五裂,缺乏工業化的基本前提,西方列強將中國作為原料來源地、產品傾銷地與半殖民地,對孫中山提出的世界各國共同投資中國的實業計劃,并無多大的興趣[⑨]。

1.3戰略折騰區:有人和無天時地利會造成戰略折騰,這就是《易經》履卦六三爻那種不明智、能力不足、位置擺不正,卻志剛行勇而踩到老虎尾巴遭到反咥的情形。[⑩]典型的例子就是“大躍進”,全國上下推進社會主義工業化浪潮的積極性高漲,可謂人和,但是既違背了天時,又超越了自身發展階段與發展條件,(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鄢一龍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戰略機遇期   三圈理論   國際關系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asnj.com),欄目:天益學術 > 國際關系 > 中國外交
本文鏈接:http://www.vasnj.com/data/120669.html
文章來源:《理論學刊 》2020年第1期

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电竞下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