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橋大學教授瑪麗·彼爾德:由西方古典引發的女權思考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155 次 更新時間:2020-03-31 15:57:45

進入專題: 女權  

彼爾德   趙靜一  

  

   趙靜一:畢業于劍橋大學古典學系,獲學士、碩士及博士學位,為該系首位來自中國大陸的本科生。現任劍橋大學達爾文學院及李約瑟所研究員,研究方向為古希臘與中國哲學思想比較。2013 年獲國家優秀自費留學生獎學金特別優秀獎。曾受邀參與錄制BBC大型紀錄片《中國故事》。2018 年初,與勞埃德(G. E. R. Lloyd)爵士共同編輯的《古代希臘與中國比較研究》(Ancient Greece and China Compared)由劍橋大學出版社出版,成為該領域里程碑式的著作。

  

   彼爾德:瑪麗·彼爾德(Mary Beard),劍橋大學古典學系教授,紐納姆學院院士,皇家藝術研究院教授,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FBA),2018 年獲大英帝國爵級司令勛章(DBE)。研究領域為古羅馬史,著有《龐貝:一座古羅馬城市的生活》、《SPQR:羅馬史》等十余部專著。擔任多部BBC紀錄片主持人,包括“相約古羅馬”、“文明”(2018 年版)等。彼爾德在古典學及人文領域具有極大影響力,被英國衛報譽為“世界上最知名的古典學家”。

  

  

   在英國,“瑪麗·彼爾德”這個名字可謂家喻戶曉,一位研究古代歷史的教授竟能聞名全國,是一件很神奇的事。彼爾德老師之所以如此受歡迎,不僅因為她本人在古典學領域的威望,更因為她已然成為古典學的代言人。她通過報紙、博客、紀錄片等獨樹一幟地談古論今,在向大眾介紹古羅馬文明的同時深入而犀利地參與時事討論。2018 年 6 月,英國女王授予彼爾德爵級司令(DBE)勛章,以表彰她在古典學領域做出的杰出貢獻。

  

   上大一時,我接受的第一場學術洗禮,也是大學期間給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一門課,就是彼爾德老師以生動活潑的互動形式傳授給我們的“古羅馬史入門”。在古典學系圖書館,我曾看到彼爾德老師躺在兩排書架之間的狹小縫隙里,舉著一本厚厚的古書津津有味地閱讀,她完全沉迷于自己的世界中,仿佛周圍的一切已經消失了一樣。讓人感到幸運的是,生活在劍橋的人每天都可能與這位“世界上最知名的古典學家”不期而遇。在劍橋的街頭巷尾,我們經常瞥見彼爾德老師騎著自行車的身影,她披著一頭標志性的銀灰色長發,戴著一頂金燦燦的頭盔,簡直就是一位義膽俠腸的勇士。

  

   這位劍橋大學教授的確可以被稱為“勇士”,因為她我行我素,敢于打破社會的條條框框,有一般人沒有的定力以及挑戰社會價值標準的勇氣與膽量。她并不是一個被“女神化”的人,但她已然成為很多年輕女性的偶像及榜樣,用實際行動證明著女性發出的聲音不應被忽視。彼爾德主持的BBC系列紀錄片《龐貝:一座古羅馬城市的生活》播出后,遭遇到大量惡毒的批判與人身攻擊,原因只有一個:電視機前的男性觀眾并不接受一個相貌平平、“上了年紀”的女主持人,即便她毋庸置疑是這一領域的頂級專家。不過,彼爾德并沒有因此而被擊倒或是略微改變自己的風格,相反,她利用報刊與社交媒體對抨擊她的人做出了有力的回應:“在西方歷史上,一直都有一些男人畏懼有智慧而又敢于發表言論的女性,作為劍橋大學古典學教授,我也是被此等男人畏懼的人。”言語中充分體現著作為女性的自尊和對某類男人的不屑與嘲諷。

  

   可以與彼爾德老師探討的話題很多很多,但這次我決定以她的新作《女性與權力:一部宣言》(Women & Power: A Manifesto)(以下簡稱《女性與權力》)為題進行討論。原因是這本簡短而犀利的小冊子很特別,它既不同于理論性的女權主義著作,也不同于報刊上的短評,它的亮點在于,通過古典文學中“女性的聲音”這一主題引發關于當代女性話語權的思考。訪談于 2018 年 5 月 18 日在劍橋大學古典系彼爾德教授辦公室進行,主要圍繞古代及當代女性的角色與社會期待以及公共知識分子的社會責任而展開。

  


1 西方古典作品中女性的話語權

  

   靜一:彼爾德老師,感謝您在百忙之中接受采訪。我非常喜歡您的新作《女性與權力》,可以請您談一談寫作這本書的初衷嗎?

  

   彼爾德:這本書源于我之前為《倫敦書評》(London Review of Books)舉辦的兩場講座。最初我一直定不下講座的主題,后來編輯對我說,談談女性的聲音吧!當時我就覺得這一題目太棒了,我非常喜歡,雖然題目并不是我自己設計的。我發現,一些認識我的人比我自己還熟知我內心的想法,我做過的最精彩的講座往往出自他人的提議。

  

   靜一:您準備講座的過程是怎樣的?

  

   彼爾德:當時我做了大量的準備工作。我需要認真思考我作為一個人、作為一位女性的經歷與我所教授的內容之間的聯系。把古代世界的研究與當代世界的思考聯系起來是這一講座的亮點。當時正處于一個比較特殊的時刻——就在我即將完稿的時候,#MeToo(反性侵運動)剛剛開始,同時,希拉里正在競選美國總統。

  

   靜一:#MeToo運動在中國也有一定的影響力,女權現在是一個備受矚目的話題。下面能否請您簡單描述一下古希臘、古羅馬女性的社會地位和權利?

  

   彼爾德:簡而言之,當時女性的政治地位,包括社會地位及法律權益,都極其低下和缺乏。舉例來說,古希臘戲劇被我們視為古典文化的精髓之一,而當時的女性很可能根本無法入場觀看。家境富裕的女性比貧窮的女性境遇稍好一些,古羅馬富裕的女性又比古希臘的好一些。但總而言之,她們都沒有投票權,沒有政治權利,其他方面的權利也非常有限。基本沒有什么女性文學作品流傳于世,而對女性的壓迫正是男性寫作中的一個巨大的文化焦點——人們對女性時而恐懼,時而不屑,這些在古代文學中占有很大的比重。以古希臘悲劇為例:人們可能會覺得很奇怪,在希臘悲劇中,女性似乎占有很重要的角色,而在現實生活中她們的角色卻微乎其微。在我看來,這反映的正是一種“性別政治”(gender politics),即伴隨著對某一種性別或種族的壓迫,往往是對被壓迫者產生的強烈興趣,這種現象反映的是對女性身份的一種文化假設。所以說,盡管古典文學中呈現了很多關于性別的話題,而實際上女性在現實社會中幾乎是被漠視的。

  

   靜一:提到被忽視的女性,《女性與權力》這本書的一大主題便是關于女性被剝奪話語權(the silencing of women)的問題。在古典文學中,女性在什么樣的情況下會被剝奪話語權,而什么時候是可以發聲的呢?

  

   彼爾德:一個經典的例子來自荷馬的《奧德賽》。這一作品大概出自公元前八世紀,幾乎可以稱為西方文學的發端。這部史詩講述的是奧德修斯在特洛伊之戰結束后,歷盡千辛萬苦回到家鄉的故事。實際上,《奧德賽》描述的不僅僅是奧德修斯本人的歸程,也是他的夫人佩內洛普在家等待他凱旋而歸以及他們的兒子特勒馬庫斯長大成人的故事。在第一卷的開頭有一個醒目的片段,講的是佩內洛普從居所里屬于女性的區域下樓,聽到一個吟游詩人在唱一首非常悲慘的歌曲,描述奧德修斯和其他人在回家路上經歷的磨難。她說:唱首歡快點的歌曲吧!這時,他的兒子特勒馬庫斯轉向她,對她說:“母親,閉嘴!公開講話(public speech)是男人的事。回到樓上去。”他母親聽令后馬上回到自己的房間。引人注目的是,在西方文學傳統的開端,特勒馬庫斯剝奪了他母親的話語權,而他正是通過這一過程由一個男孩變成一個真正的男人。

  

   在其他希臘作家那里,我們也可以找到類似的例子。他們認為,女性就該是無聲的。當女性在公共場合講話時,你會發現她們被形容得像動物一樣尖叫,就如同非人類。她們偶爾會發聲,但是只在非常非常有限的情況下,而這一點在某種程度上似乎一直延續到了現代。女性被許可發言,往往只是在表達女性權益的語境上。這有點像#MeToo運動,它本質上是女性談論女性的權益。再比如當代的女性政治家,她們被銘記的一些精彩演講往往都是關于婦女和兒童以及生殖權利的。

  

   在古代世界,還有一種情況,女性是可以發話的,那就是當他們經歷了一些可怕的事情的時候。這類人有基督徒殉道者,以及與羅馬共和國的成立緊密相關的盧克里西亞:她被強奸后開口表述,然后憤而自殺。就好像女人總是在臨死前才會說話一樣。

  

   靜一:而菲洛米拉被強奸后連談論自己可怕經歷的權利都沒有。

  

   彼爾德:是的,她的舌頭被割掉了。

  

   靜一:我最早接觸到古希臘古羅馬文化,是通過閱讀神話故事,那時我在中國讀小學。現在回想起來,神話故事太暴力了,似乎并不適合孩子們閱讀。

  

   彼爾德:孩子們看神話故事時表現得很從容。實際上這些故事很暴力,充滿了肢解和強奸的例子,很可怕。


2 強壯的女性:以雅典娜為例

  

   靜一:我們來談一談“智慧女神”雅典娜吧!雅典娜是很多中國人熟悉的角色。她是站在女性這一邊的嗎?

  

   彼爾德:雅典娜在某些方面是女性,但她并不是站在女性這一邊的。當我年輕的時候,學習古希臘和羅馬文明時,有一個問題總是讓我感到困惑:希臘文化是十分歧視女性的,那么為何智慧之神又是一位女性呢?這該如何解釋?現在看來,我覺得問題的關鍵是,雅典娜并不是一名真正的女性。可以說,她所代表的是雅典女性所不具備的特質。雅典女性的主要工作與職責是生孩子,而雅典娜沒有孩子,她自己也不是女人所生(注:傳說雅典娜從她父親宙斯的頭部生出來)。所以在某些方面,她代表了一種男性父權文化的幻想,即沒有女性存在的必要。雅典娜是一名戰士——她戴著頭盔,手握長矛,還披著護胸甲。在整個古代世界,軍事活動是完全屬于男性的。神話故事里描寫的那些生活在世界邊緣的亞馬遜女勇士都是另類,因為女人是不打仗的。女人生孩子,男人才打仗。我們可能會認為雅典娜的存在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所有希臘和羅馬的神都多少有些奇怪。但我們要記住,一個穿著盔甲的女人對當時的希臘人來講,就像童子軍的照片對我們現代人的沖擊一樣,都十分令人震驚。在我們的文化中,孩子是不應該去打仗的,在古希臘,女人也是不該打仗的。

  

靜一:在中國,用強壯(strong)來形容一個女人,(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女權  

本文責編:sunxuqian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asnj.com),欄目:天益綜合 > 學人風范
本文鏈接:http://www.vasnj.com/data/120665.html
文章來源:靜一訪談

5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