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春紅:從道德感到道德情感——論休謨對情感問題的貢獻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49 次 更新時間:2020-03-30 21:53:13

進入專題: 道德感   道德情感  

盧春紅  

   原發信息:《世界哲學》第20194期

   內容提要:從道德情感主義的道德感(moral sense)到康德的道德情感(moral feeling),情感概念的內涵發生了關鍵性的變化,不再落實于經驗的基礎上,而是通過與道德法則相關聯,成為可以被先天認識的對象。在這一變化過程中,休謨的同情概念帶來的影響不容忽視。不過,由道德感到道德情感,期間的變化并不只是由經驗的層面轉到先天的層面。本文通過分析休謨同情概念的旁觀者視角,闡明了這一概念所帶來的另一層影響,它使康德的情感概念不只是成為一個先天概念,還獲得了與認識領域的界分線,情感以一個從感知覺中擺脫出來的獨立因素出現在道德領域。

   關 鍵 詞:道德感/道德情感/同情

   為了對抗霍布斯的利己主義,使情感能夠與無私的仁愛相關聯,道德情感主義將道德區分的依據落實于道德感。這一思路曾給康德帶來重要的影響。然而,從道德情感主義的道德感(moral sense)到康德的道德情感(moral feeling),情感概念的內涵發生了關鍵性的變化,不再落實于經驗的基礎上,而是通過與道德法則相關聯,成為可以被先天認識的對象。在這一變化過程中,休謨的影響值得關注。不過,由道德感到道德情感,期間的變化是否僅僅只是由經驗的層面轉到先天的層面?如果與休謨的同情概念關聯起來,就會發現這一概念所帶來的另一層影響,它使康德的情感概念不只成為一個先天概念,還獲得了與認識領域的界分線,情感以一個從感知覺中擺脫出來的獨立因素出現在道德領域。本文嘗試通過這兩個層面的區分與關聯對休謨在情感問題上的貢獻做一論述。

  

   一、道德感與同情

   如果說脫離與宗教的關聯是近代哲學對道德問題研究的基本前提,那么這一研究從一開始就顯現為兩種不同的思路。相對于唯理論的思路,經驗論的思路無疑是一個新的方向。對于唯理論而言,道德探究的理性基礎無非是從外部的理念世界轉向主體自身的理性,經驗論卻需要等待新的時機。只有從神性世界轉入到人性世界后,感覺經驗的重要性才顯示出來,才作為一個獨立的要素進入人們的關注視野。當然,哲學問題的出現始終未曾離開過對最終依據的探尋,在最一般的意義上討論問題最終都會與普遍的依據相關聯。近代西方哲學中,無論是唯理論還是經驗論都無一例外地行走在這一思考之途中。相對而言,經驗論的思路面臨的困難更大。情感如果僅僅停留于經驗狀態,就無法獲得其在普遍依據中的明確定位,而如何通過感性獲得普遍性的基礎卻是之前從未開拓過的領地。

   在這一意義上,道德情感主義對于道德問題研究的重要性顯示出來。從一開始,道德情感主義就與此前的經驗論者走在不同的方向上。將情感作為道德行為的基礎并不始于道德情感主義學派的先驅莎夫茨伯利,早在其之前,霍布斯就已經將情感確定為道德善惡的來源。為此,他詳細考察了情感的來源和情感的產生機制。不可否認,這一關注情感的方式對此后的理論研究的走向產生了復雜的影響。①然而,霍布斯關注的情感建立在利己的基礎之上,他將善定義為“任何人欲望的對象”,惡定義為“任何人憎惡或嫌惡的對象”(霍布斯,1986:37),這是典型的自利原則,其結果要么是任其自然發展,產生一個“持續的戰爭狀態”,要么是訂立契約,讓渡權利,建立利維坦式的國家。

   從政治學的角度而言,霍布斯的思路是明晰的,但這一意義上的情感卻與普遍依據的建構毫無關聯。個人的情感欲望是生命的自然前提,這一現象我們無法繞開,也無須有意忽略。然而承認這一前提,對其之重要性做出分析,卻與我們探究情感問題的普遍基礎并不構成矛盾。問題的關鍵不在于出現了兩個不同的方面,而是到底哪一方面才是真正基礎的要素。個人的情感會按照利己原則行事,并不代表它就是一般而言社會中人的行為依據,之所以要讓渡權利,恰恰證明了這一依據不在人的利己行為中。莎夫茨伯利將對情感問題的研究與道德感相關聯,扭轉了這一思路的走向。

   區別于理性主義者的主張,莎夫茨伯利也將道德區分的依據建立在情感的基礎上。但是這一情感卻與個人的欲望無關,而是一種無私的仁愛。為此,莎夫茨伯利首先對支配人行為的情感做了細致的區分。在他那里,情感有三種不同的類型:“自然的情感”(natural affection)、“自我的情感”(self-affection)和“非自然的情感”(unnatural affection)。(cf.Shaftesbury,2001:50)自然的情感也叫社會性情感,它驅使人們追求共同利益和大眾的好處,是完全善的情感;自我的情感也稱私人情感,它關注個體的利益,使人們具有自愛的性格,這種情感既可以善,也可以惡;非自然的情感是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的復仇性、嫉恨性等變態情感,對個人和社會都不帶來任何利益與好處。莎夫茨伯利認為,在這三種情感中,自然的情感與自我情感并非對立,而是自然情感處于基礎地位。在這一基礎上,他又將借助于行為與情感的反省得來的道德感與自然情感相關聯,使其成為道德情感主義立論的全部基礎。

   此后的哈奇森也明確強調,“道德的觀念不會出自利益”(哈奇森,2009a:84)。因而,道德并不存在于自私的情感或者“自愛”之中,而是存在于“無私的仁愛”中。為了進一步說明作為“無私的仁愛”的情感的來源,他也將情感的根源與道德感相關聯,并對這一來自莎夫茨伯利的概念做了系統解說。哈奇森認為,人類心靈中存在著五類“天然能力”,即外在感官、內在感官、公共感官、道德感官和榮譽感官。其中,道德感是用來知覺“自身或他人的善或惡”(哈奇森,2009b:6)。由此,他論證了道德感的三個特點:第一,道德感是一種與人類天生具有的外部感官相類似的知覺能力,它先于任何知識或概念而存在;第二,道德感通過愉快或厭惡來表達道德判斷;第三,理性對道德具有一定的糾正作用,但它既不能發現道德的性質,也不能區分道德的性質。

   哈奇森的道德感理論對休謨產生了很大影響。在關注道德問題時,休謨堅持道德的根源不在理性而在情感這一觀點,他認為,“我們并非因為一個人品格令人愉快,才推斷那個品格是善良的;而是在感覺到它在某種方式下令人愉快時,我們實際上就感覺它是善良的”(休謨,1983:511)。這里,休謨想著意去掉的是判斷的中介,目的是通過道德與情感的直接相關來確定道德的情感基礎。所以他不止一次地強調“道德寧可以說是被人感覺到的,而不是被人判斷出來的”(休謨,1983:510)。

   休謨也將情感的來源訴諸道德感。不過,與哈奇森主要從類似于外感覺的天性出發來解說道德感不同,休謨著重對情感做了更為細致的區分。他認為,人心中的一切知覺都可以分為印象與觀念,印象又可區分為“感覺印象”和“反省印象”。前者是原始的,后者是次生的。“第一類印象包括全部感官印象和人體的一切苦樂感覺;第二類印象包括情感和類似情感的其他情緒。”(休謨,1983:309)在這一區分的基礎上,休謨指出,對道德善惡的區別依靠的是原始的感官印象中的“苦樂感覺”。

   這就引出了下面的問題。如果說在道德感(moral sense)的層面上,我們還可以借助于感官的某種神秘性質來保證善惡區分的普遍性,那么,苦樂感覺在剝掉這一層神秘面紗之后,清楚地表明這里并不能找到所需要的普遍性。個人的苦樂感覺因人而異,很難有一個普遍的標準。當然,這并不是說道德感概念的出現沒有意義。將對問題的追本溯源引向主體自身是近代西方哲學的主導方向,道德感概念的提出體現了這一轉變。然而,當進一步分析道德感如何提供出這一基礎時,這一概念就顯示出自身的問題。將道德感在與外感官相類比的意義上稱之為一種感官,固然是為了強調情感在人心中也有一個感官基礎,彰顯的卻是心理學的探究模式。就如同將我們的感覺印象與外感官相關聯,一旦剝離被作為假想依據的外部世界,根本提供不了堅實的基礎,與內感官結合在一起的道德感概念也面臨同樣的困境。

   因而,當重新面對這一概念時,休謨將道德感與同情相關聯,通過后者來對前者做出解釋無疑是一個推進。在將道德感作為道德區分的依據時,休謨做出了一個重要補充:“同情是道德區分的主要來源”(休謨,1983:661-662)。如果從哲學史的發展角度看,至少在康德那里,同情已不再是一個重要概念,它擺脫不了自身的經驗性質,就進入不了康德的先驗哲學體系。然而,在經驗論的視野中,同情概念的出現使探究無私仁愛的情感在獲得自身依據的思路上向前邁進了堅實的一步,無怪乎在后來的道德情感主義學派中,同情概念一直占據主導地位。

   我們常常容易在與憐憫相關的意義上來理解同情,且不用說憐憫也確實構成同情的一個重要內涵。然而,二者的關注點確有重要不同。看到他人的不幸遭遇,我們難免悲傷。在這一情境中,憐憫的著眼點是不幸的狀況,所以“憐憫(pity)是對他人苦難的一種關切”(休謨,1983:369),同情則強調的是情感的相互傳遞。休謨說:“在同情(sympathy)現象方面,心靈很容易由‘我們自己’的觀念轉到和我們相關的其他任何對象的觀念。”(休謨,1983:377)這里,重要的不是他人的實際狀況,而是心靈之間的轉換。而且同情與憐憫不只是不同,就其根本而言,前者是后者的基礎。因為情感之間能夠相互傳遞,我們才能夠對他人的不同境況做出應答。在這一基礎上進行善惡區分時,落腳點就不再是自身的感覺,而是與他者的關聯。因為有不同于我的他者在,其所做出的評判就不局限于自我。于是就有了一個變化,在道德感概念中不能看到的普遍因素,通過同情顯示出來。

   這一點早在休謨探究知識之可能時,就已顯示出相同的思路。在對知識之可能做出解說時,休謨并沒有像洛克那樣依賴于單純的感覺,而是關注到聯想這一重要的心理能力。與單個孤立的感覺相比,通過聯想帶出的是各種不同性質的感覺。雖然這一內涵還不能與康德先驗的想象力相比較,還不能提供出純粹先天的時空形式,卻顯示出新的可能性。從否定知識之必然性的角度,固然可以有充分的理由將休謨的學說認定為不可知論,然而一旦轉換視角,落實到感性層面,休謨的思考就顯示出重要的變化:聯想原則讓我們擺脫了對感官的依賴,而關注到不同的事物。換言之,他開啟了從感性的角度走向普遍的可能性。

   對于道德區分而言,同情原則也占據著同樣的位置。雖然這一方式還停留于經驗的狀態,還不能滿足必然性的要求,卻是一個重要的方向,推進了探求普遍性的步伐。通過這一基礎,休謨得以完成其作為仁愛的情感建構。

  

   二、旁觀者與同情

   然而,同情原則的意義是否只是為道德區分提供一個相對普遍的依據?答案是否定的。在近代哲學的背景中面對道德問題,意味著我們同時也要面對道德與知識的糾纏。因而,休謨在思考道德問題時,他的冷靜探究的精神不僅體現為對于情感之普遍性絲絲縷縷地推進,也表現為在道德與知識的關系之中對情感之外在糾纏點點滴滴地剝離。

   對于西方哲學而言,以知識的方式探究普遍的依據一直占據主導的地位。這既表現為在面對自然現象時要追求真理,也表現為在面對道德現象時想獲得認知。在《美諾篇》中,蘇格拉底主張“美德即知識”也許有著多重內涵,以知識的態度來對待道德至少是其中的一個重要特點。到了近代哲學,將道德也當做知識來追求,依舊被接受下來,唯理論就是一個典型代表。

然而,道德是否就是知識?我們當然不能說道德與知識全然無關,道德的規則也需要得到解說和揭示才能夠獲得自身的清楚明白。然而,就其本質而言,道德并不是知識。如果說在古代哲學中,感性意愿還未能進入人心,還可以通過理性的方式來面對道德,以知識的途徑把握法則,到了近代,當感性成為人心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時,(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道德感   道德情感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asnj.com),欄目:天益學術 > 哲學 > 倫理學
本文鏈接:http://www.vasnj.com/data/120659.html

2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