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倬云:古代國家形成的比較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883 次 更新時間:2020-03-30 20:02:41

進入專題: 古代國家   兩河流域   文明  

許倬云 (進入專欄)  

  

   古代國家在世界各地都先后出現過。在此我想歸納各種出現的過程以及它們的特性(有些是共性的,有些是特殊的)和大家討論一下,看是否能總結出一些道理來。表中我只舉了幾個例子,有些例子年代的并列并不表示它們是同時代,例子之間沒有同時代的相互關系,只是幫助大家記憶年代而已。

  

  

   我把古代國家形成大體分成四類,每類有些階段性,但階段并不一定是延續的,有跳過某個階段的,有中間長期某個階段不出現的,有的類型到了某個時期不再發展了,各種情況都有。每一種例子都是一個個例,互相之間不一定有演化關系,也并不一定有相互影響的關系。我把古代國家分成四種形態,是從一個離國家形態還遠的叫作“復雜社會”講起;第二種形態是“初期的國家”,這是國家前面的、不是組織得很緊密的國家;然后是正規的國家形態;最后國家擴張為帝國。這四種形態沒有一定的演化,但有一個擴張領域的過程。國家是當作一個政治體,但是為什么第一階段我說是“復雜社會”,而不說是“國家”呢?因為第一階段它的政治權力不高,所以把它叫作一個“社會”。以上是幾個定義。

   1.復雜社會

   復雜社會前面還應有一段演化的過程,那就是從簡單社會轉變為復雜社會的演化。若干個有別的群,不管是社群或是社區(一個社區可能就是一個小村落,一個社群就是一個小的群落),由于它們居住的相近(有五六個,七八個,十來個……),其活動范圍在一個地區里,它們會逐漸發生接觸和融合,這樣終于會有一個群變成超級的群。這個超級群就可能是一個復雜社會了。為什么復雜呢?群與群之間不完全具有同樣的功能,就像白人剛剛進入非洲之前的非洲,或者說是在美洲歷史上反映出來的一些群。在這些村落的群里,每個村落里不一定有不同的職業,但許多不同村落各自操不同職業,有的打魚,有的打獵,彼此可能就有了交換關系,所以在一個村落群里面的各個村落就有了功能上的分工。另一個可能性:在超級村落里面有一個帶頭的村落,我們把這個帶頭村落叫作村落的中心,這一個群少至五六個多則10來個村落。這個群體的范圍就不小了。所以它在縱的方面表現為承襲現象,橫的方面它具有功能的差異,這就是所謂的復雜社會。

   我們再看看表中的幾個例子,這些例子是從西向東排列的(表中沒包括中國,因為大家都很清楚)。表中第一行是埃及。埃及的復雜社會應當是在公元前三千多年前,分布在尼羅河流域。這個河流的特點是兩邊河岸都是高高的石灰巖山林,河谷平原非常狹隘,北方河口地方才有一個三角洲。在這個灌溉平原上,上面有一串瀑布和峽谷,不能航行。從第一號瀑布往下走到河口,距離不遠,但中間有20~30個“州”。州這個詞(nom)來自法語。一個Nom大概就是一群村落,它們有些共同的事業,它們大概共同合作把這個灌溉系統做好,是一個共同協調的組織。一個尼羅河流域有20~30個州,所以可以想像每個州相當小。可是他們逐漸合并,合并成稍微大一點的復雜社會,我們可以稱之為區。一個區內有中心城市,下面有州,州下面有若干村,這已經變成了三級制組織。一個地區大致有一個地方神,有的是獸頭人身的神——這是他們群體的標志。這些神有著不同的名字,是人們的保護神。在區內中心城市往往會有一個神廟,作為他們共同崇拜的中心。這個廟本身具有團結這個復雜社會的功能。它吸引所有附近復雜社會的成員去那里聚會。這就是埃及的復雜社會。

   從北非的埃及,稍微移動,我們走到了地中海。

   地中海愛琴海有許多小島。愛琴海的半島——希臘半島,本身也不大。愛琴海里的小島以及希臘半島尖端至地中海東岸海域上有許多小島。在公元前2700~2800年左右,有一個米諾斯文化,是考古發掘出來的。這是一個很有地方色彩的文化,是體現了諸島嶼共性的一個文化。這片海域上,幾個小島之間可以航行。他們共有一個小的文化傳統。這幾個小島里有一個中心(即米諾斯島),島上發現一個大型公共建筑,以前被叫作宮殿,現在看不見得是宮殿,因為米諾斯最主要的象征是迷宮和牛神,迷宮不一定是統治中心,恐怕也是禮儀中心。

   這一串小島的總人口并不多,因為島很小,他們之間有商業交往。往北走時,南部島嶼要在靠北部的島上停停,往東走去亞洲大陸時也要在海灣處靠泊,所以他們之間有一種互助互依關系。有時他們要組織一個船隊,從別處運來糧食,有時他們也會作海盜,劫掠別的地方的村落。這也是生活的共同體了。

   再往東是兩河流域,這是由兩條大河包起來的地區。北邊的是底格里斯河,南邊的是幼發拉底河,它們的發源地很遠,到了流域中部兩條河相隔不過20里,然后又岔開,到河口又接近了。所以兩條河包圍的這塊地區就是狹義的兩河,真正的翻譯應叫“河中”(如同我國漢朝的“河中”一樣)。

   這個地區考古發現至少有兩個代表,歐貝德(Ubaid)和烏爾(Ur)。歐貝德是一個比較大的村落,周圍有一些小村落環繞,這樣大的村落里面也有相當大的公共建筑,而且還有一個人造的土山(當然這個人造土山與后來的相比并不太大)。這些村落也必須彼此合作:兩河之間的地區除了泥土還是泥土,它是由兩條河沖積形成的。在新石器時代石料是生活必需品。所以他們從旁邊的扎格羅斯(Zagros)山(今天伊拉克北部的界山)取燧石。他們共同開采石料,共同使用,當然他們也合作開鑿一些灌溉系統,調節旱澇。

   再往東走到了印度河流域。在公元前2300年以后,有一種哈拉帕文化,分布在印度河流域。哈拉帕文化維持的年代不算長,但很興盛,文化水平相當高,后來卻消失不見了,其原因尚不清楚。這是一個非常復雜的社會,有很大的遺址:高地一邊有用于防衛和管理的建筑物;低地一邊是商業和居住的地區。管理的一邊有相當考究的神廟,居住一邊有相當大的交易市場。當時人們的生活是不錯的:有公共浴池和用于防衛的碉堡及谷倉。現在在印度河流域有好幾百個哈拉帕文化遺址,大小都有,可以分出三個等級,最大的是摩亨佐達羅(Mohenjo-dara),也有很小的。它們之間只有大小之別,而布局大致都很相似:高的一邊是宗廟與禮儀中心,矮的一邊是市場和居住區,從儀禮具有的重要地位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復雜社會。

   從以上這四種復雜社會看,我們可以發現一些特點:復雜社會是社區、社群的復合體。因為有某種社會功能上的需求而合作,合作之后有了等級關系。但是這種等級關系不一定是必然的。有些非洲和美洲的復雜社會是沒有等級的:一串村落有20~30個,沒有酋長,可是他們認為是屬于同一個群。本地文化在這個群體中逐漸融合,形成一個明顯的區域性文化。這就使我們聯想到中國考古學大師蘇秉琦先生的區系類型觀點。蘇先生的理論其實具有相當程度的普遍性。

   這個復雜社會通常是以禮儀中心(禮節、儀式)作為其中心。我之所以叫禮儀中心,而不叫宗教中心,是因為宗教的定義有相當嚴格的界定。至少一個宗教系統須具備某種教義。而這里只有儀式和崇拜對象。禮儀中心的掌權人往往是祭司或者是擔任祭司的氏族長老。長老可能是男性,也可能是女性。

   復雜社會的進一步發展是人數多了,占有的空間面積也大了。可是未必有分明的邊界。在新石器時代很少有爾疆我界的。等到這種團體大了,他們就會吞并附近小的沒有組成復雜社會的群體。這樣社會就分成了兩級,一級是統治者,一級是被統治者。

   2.初期國家

   下面我們還從埃及講起。

   埃及各個城市后來合并成上埃及和下埃及,后又進一步合并成舊王國,在這里可以看到明顯是統治階層的法老、王權政府。在古埃及,也有“他人”。“他人”一部分是從別處逃到尼羅河流域來的人;一部分可能是抓來的,絕大多數可能是屬于非復雜社會而被復雜社會擴張時降下來的人。他們不一定是奴隸,只是身份不同。等到舊王國時代,法老的權力開始逐漸出現,但是王與貴族之間的差別不是那么明顯。法老的金字塔已經開始出現,比貴族的面包型的墳墓有相當差別。可是法老宮殿并不很大,各地社群的獨立性還相當強。

   這時出現了專職的書記(scribes)。埃及文字的出現是很古怪的事,現在雖有許多理論去解釋它,但沒有一個能完全解釋通的。它的出現非常突然,卻又很成熟。有了專門的文書人員,擔任管理政府工作。同時又有軍人(軍人與貴族差不多);這樣,祭司已經不是獨自掌權了。

   再往東來到了地中海。我們以希臘城邦為例,它們不在地中海和愛琴海的小島了,而是在希臘半島上,一批又一批印歐民族侵入希臘半島。多利安人(Dorians)是從哪來的今天還不能肯定。總之,印歐民族進入了希臘,在各地建立了城邦。這些城邦不一定是米諾斯那些復雜社會的后裔。他們是軍事征服者,其先以部落形式出現,而部落是有氏族的結構作為其次級團體。城邦構成之后,城邦里也有氏族形態。一個城邦往往4個左右氏族。氏族是城邦里的重要成份。部落成員變成了城邦的公民,而原來居住在這里的人就下降為不是公民的居民。這是公民與非公民的兩級組織。

   城邦是一個國家。這個國家里面有軍人(公民都是軍人),有選舉出來的領袖(如執政官之類),也有受教育的人,還有一批藝術家、文學家和思想家(他們的前身是唱歌和吟詩的),這些是文化人物。他們不參與管理工作,但正是這時公民中出現了這些人。國家的形態已經相當完整,它有了疆界,與鄰近城邦的邊界非常清楚。

   這些初級的城邦之間也有共同的文明,它以奧林匹亞大會作為文化上的認同。它帶來的是共同的希臘文化,吸收的是各個地方文化。所以各個城邦、各個初級國家都具有某些特點,也具有某些共同點,而且他們共同認為屬于一個大的文化圈。換言之,希臘這個例證反映的是,一個初級國家屬于一個文化圈。文化圈的范圍要比政治圈大,這是和前面的復雜社會不同的。國家形成過程中一定有當地文化和外來文化的碰撞,有鄰近兩個文化的交流,也有文化本身的轉變,這樣才會有共同的希臘文化(即奧林匹亞文化)。

   再往東到了兩河流域,這里也有許多城邦。這些城邦的原型與希臘城邦很相似。這些城邦又結合成有邊界的國家,它可能不止一個城邦。兩河的小城邦是從復雜社會演變來的,兩者之間有血脈關系。這種演化關系很逐漸、很緩慢,很難有明確可據的時限。復雜社會有個首領,幾個復雜社會合起來就是一個城邦。城邦之間又進一步聯合成聯盟。這種聯盟也可以稱為朝代,哪個城邦處于優勢時,它的周圍附近就以它的名稱命名朝代,例如烏爾第三王朝(Ur Ⅲ)等等。

   哪些群體變成了真正的國家呢?不是在城邦區域的中央,而是在其邊緣生成出來國家。一些國家是從部落轉變的,沒有經過城邦階段。但是它看著城邦的樣子,學著城邦的管理,受到城邦文化與組織的影響,由部落一躍成為領土國家——阿卡德(Akad)就是一個例子。它在河中地區的西邊,幾乎是河中以外了。它背后有許多可以擴張的后院,正因為它背后有很大的腹地,所以它變得非常強大了,沖積平原立刻變成了一個國家。這個國家的軍事權力很大。本來祭司長權力很大,但是后來軍事首領權力擴大,大到“大人”自己稱了“王”,并把祭司長降為自己的臣子,政權壓倒了教權。這個過程非常清楚,阿卡德國王把自己的女兒變成女祭司長,幾代女祭司長都是他的女兒。慢慢地,祭司長就變成了君權的從屬。

再往東移到了印度河流域,這里也有印歐民族從北向南侵犯。我們數不清有多少批,有人說7批,有人說8批,他們一批又一批下來,原來在這里發展的哈拉帕文化被新來的文化取代了。印歐人南下時是部落,來到印度河流域,甚至到了恒河流域,有一部分還進入德干高原。后浪推前浪:后來者征服先來者。(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許倬云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古代國家   兩河流域   文明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asnj.com),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歷史學演講稿
本文鏈接:http://www.vasnj.com/data/120644.html
文章來源:《北方文物》(1998年第03期,總第55期)

45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