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嘯虎:伊朗雜記(八)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963 次 更新時間:2020-03-29 22:38:43

進入專題: 伊朗  

史嘯虎 (進入專欄)  

伊朗里海行及其聯想

   年輕時看地理書就得知,里海(Caspian Sea)是地球上最大的湖泊,面積有近40萬平方公里,居然比北美五大湖加在一起還大一半。據說上古時期里海是地中海的一部分,所以也叫海跡湖。為此,我也想過何時能有機會去里海看看。后來到了伊朗,我的這種想法也就更強烈了。

  

   伊朗北部背靠里海,其實從德黑蘭朝北翻一座山,即東西走向、平均海拔3000多米的厄爾布爾士山,就到了里海。里海沿岸地區是伊朗的一塊風水寶地,因為這里沒有戈壁、鹽漠和干旱,而是一片平原,雖然面積狹小,但也風調雨順(類似于地中海氣候,年降水量高達1000-1200毫米),阡陌縱橫,年產稻谷近300萬噸,而且稻米質量很高,市場價格也遠高于進口的泰國大米。我在《伊朗雜記》(2)一文中對此有較為詳盡的介紹。

  

作者站在里海邊,攝于1990年中秋

  

  

   在伊朗期間,我去過里海兩次。一次是1990年秋,另一次是1992年秋。第一次我是與胡家博先生領銜的伊朗卡爾赫河零號壩項目組的部分工程師一起去的(有關胡先生的情況前幾集中均有較為詳細的介紹),目的就是散心。去時恰逢那年中秋。那天傍晚,我站在里海岸邊,面對遼闊無限、濤聲低徊的里海,望著天上一輪初升的又大又圓的明月,口占了一首五言詩,抒發了自己當時的心情。具體如下:

  

   五言

   《里海中秋》

  

   碧水連千里,星空映沃疇。

   海邊觀朗月,異國度中秋。

   本是團圓日,孤身望九州。

   何時能醉酒,一解思鄉愁。

  

   注:平水韻下平十一尤。此詩1990年中秋之夜作于里海岸邊。此處作了修訂,居然像一首五律了。

  

   這首詩中的中秋夜景也就是白描,個中意境稍顯單薄平淡。這是因為當時一個人在伊朗待了半年,面對里海這么一個景色雖然很美但因了解不多仍覺陌生而寂寥的異國環境,自己的心情還是有點悵然。不過第二次去里海,心情就不一樣了。

  

   第2年,因中標的水利水電設計咨詢項目比較多,從國內又來了一批水利水電專家,其中兩個項目由中國治淮委員會副主任譚福甲先生負責,其余項目組成員則由中國治淮委員會專家為主,輔之以安徽水利水電設計院、南京水文研究所和湖北省水利研究所的高級工程師們。這些水利研究機構都是國內水利專業領域技術實力最強的單位。想一想上世紀后半葉陸續建成的新安江水庫、梅山水庫、響洪甸水庫、佛子嶺水庫以及葛洲壩水利樞紐就知道了。

  

   這些專家們也很了不起。比如,譚福甲先生身材高大挺拔,為人內斂和善,今年90歲了,上世紀五十年代初畢業于南京大學土木系,長期從事淮河水系工程項目的水利設計工作,曾負責梅山水庫溢洪道、磨子潭水庫泄洪隧洞以及幾大水庫的樞紐——六安橫排頭過水土壩等工程的主設計。譚先生也是胡家博先生的老朋友,同為中國水利界元老和翹楚,聽說伊朗有需要,60歲出頭的他便立即帶了一些部屬和學生來到了德黑蘭與胡先生他們相會了。

  

   在伊朗這個異國他鄉連續工作了一年多,確實很辛苦。到了1992年秋,當譚先生他們的項目告一段落可以調休幾天時,我問他們是想去伊斯法罕還是到伊朗其他什么地方看看?沒想到幾位專家幾乎異口同聲地說,伊斯法罕下次去,這次就先到北邊的里海看看吧。

  

   譚先生他們想先去里海看看?從德黑蘭往南走確實有很多值得一看的古跡,雖然設拉子或胡澤斯坦遠了點,時間上有點緊,但伊斯法罕也有不少古波斯的歷史遺存值得一看的。他們既然要去里海,那就得做好準備。于是我便請辦事處同仁們落實車輛和里海住宿事宜,自己則設法找一些有關里海的資料先看看,總比像自己上次那樣糊里糊涂去旅游要好些。

  

   當時沒有網絡,尋找資料比現在困難得多。好在駐伊朗大使館駐伊朗文化處有不少有關伊朗歷史的書籍和資料。當時使館文化專員任維夫,為人慷慨豪爽(《我在伊朗下圍棋》一書中披露的那張中日韓三國圍棋比賽現場的照片就是他拍的),得知我想了解有關波斯與里海相關歷史后,一下子給了我一沓子資料,有書也有活頁資料。

  

譚福甲先生(左二)等水利專家與作者夫婦(右一和右三)合影,攝于1991年春


   我當時要求不高,只想旅游時有備無患,多了解一些有關里海的歷史和地理知識總是好的,于是急用先學,囫圇吞棗,結果也只了解了一個大概。不過也就是這樣一些零碎的知識片段,讓我是次里海行感到比較充實,后來在關注和研究伊朗與里海歷史關系的過程中還發現了一些有趣的歷史現象:由于俄羅斯及其前蘇聯的擴張,伊朗最近300年的歷史遭遇與我們中國又是何等相像啊!

  

   與中國漢族王朝一樣,古代波斯也曾多次遭受異族入侵和統治。比如,14世紀到17世紀中葉,中國漢民族就驅逐了蒙古人近百年的統治——元朝,建立了繼秦、漢、唐、宋之后的第五個統一的漢民族王朝——明朝。而波斯人則于16世紀初到18世紀中期趕走并推翻了也是蒙古人的王朝——帖木兒帝國,建立起薩法維王朝,即繼阿契美尼德、帕提亞、薩珊波斯人王朝之后的第四個統一的由波斯民族建立的朝代。

  

   有意思的是,與漢民族的明朝最后被中國東北部的少數民族滿族政權——大清所滅一樣,波斯民族的薩法維王朝最后也是被其東北部的一支少數民族——愷加人滅掉了并建立了大一統的愷加王朝。不僅如此,之后由于西方列強,尤其是沙皇俄國的形同血與火的擴張,伊朗愷加王朝在18和19世紀的命運與中國大清王朝的幾乎同出一轍,也被同一個北方國家——俄羅斯侵吞了大片的國土,而且迄今也未能收回。有關里海的具體歷史演變故事后面再敘,下面還是先繼續我們的里海之行吧。

  

   從德黑蘭到里海得越過其北邊那座厄爾布爾士山(Elburz Mountains)。此山的最高峰叫達馬萬德峰(Demavend Mount),5604米高,也是喜馬拉雅山脈以西世界上的最高峰,位于德黑蘭東北約60公里的地方,是一座死火山,曾被傳說是遠古洪荒時代諾亞方舟的停泊地。有時候我們開車出去辦事,不經意間就能在德黑蘭的某個山坡上看到德瑪萬德峰那終年積雪的雪白色的錐形山峰。那種美很壯觀,那種感覺也很奇特。

  

   伊朗高原氣候非常干旱的主因就是高峻的厄爾布爾士山脈。里海東部和北部是中亞廣袤的草原,僅僅隔了一座山的南部則是異常高熱和干旱的伊朗高原,因此伊朗里海沿岸的氣候非常溫暖潮濕,屬于地中海氣候。而且,因東西行的厄爾布爾士山脈把里海和里海平原上空流動的隨時可以南下的潮濕冷空氣給阻擋住了,致使位于山脈南部的整個伊朗高原又是異常的干旱和高熱。德黑蘭因緊貼著山脈的南坡,每到冬天因南下的濕冷空氣還能有一部分越過厄爾布爾士山脈滲透到山南地區,所以還經常能下下雪。

  

   伊朗人很重朋友情誼。那次,一位伊朗朋友聽說我們要去里海玩,便很高興地將其位于里海旅游勝地阿莫勒(Amol)的一個別墅鑰匙交給了我們說,你們住在那里會很方便的,走之前將電源關掉即可。伊朗項目合作方也慷慨地向我們提供了一輛中巴車和一位司機。

  

   當年從德黑蘭去里海沿岸地區沒有高速,都是路況一般的盤山公路,也有隧道,但不多也不長。窗外景色則是多變,山南一片土黃色,幾乎寸草不生,過了分水嶺到了山北,山上就開始有了綠色,而且植被也越來越豐富,山高處多針葉林,后來闊葉林也多了起來。到了山谷底部,我們都清楚地看到有不少地方一片片的矮樹林枝條上還掛著累累的橙黃色柑橘(橙子)!印象中,在我的家鄉這可是氣候溫暖潮濕的皖南地區才有的果樹呀!

  

   伊朗里海沿岸地區沒有什么工業,因土地肥沃,氣候適宜,也是伊朗的最重要農業區,盛產柑橘和水稻;漁業也不錯,里海還出產一種獨特的高檔魚類——鱘魚。鱘魚籽也是名貴的魚子醬的原料。里海的魚子醬確實美味,但吃法繁瑣。我曾經在德黑蘭吃過一次,那份考究也讓人難忘。

  

   由于獨特的溫暖潮濕氣候,里海沿岸也是極好的度假地。德黑蘭有錢人在里海沿岸各個城市和小鎮上都有別墅。這些別墅白墻紅瓦,掩映在綠色的樹林中,別有一番異國風情。那位伊朗朋友提供的別墅就位于馬贊達蘭省阿莫勒市南郊一個靠近海邊的山坡上,兩層樓,5-6間臥室,10來個人住宿也很感方便。

  

   阿莫勒(Amol)是馬贊德蘭省一個美麗的里海沿岸城市,具有悠久的歷史,2000年前就是一個城鎮。相對于里海邊的旅游勝地恰盧斯(Chalus),安靜的阿莫勒其實更讓人感到舒適。里海岸邊也沒有多少游人。傍晚在異國空曠的海灘散步,海風習習,水天相連,那種感覺很放松,也很微妙。

  

   這次旅游前我曾看了一些資料,得知阿莫勒此地在10年前,即1982年,曾發生過一次短暫的武裝起義,反對伊朗伊斯蘭革命。發起者居然是當年伊朗的一個毛派組織——共產主義者聯盟,但很快就被當局鎮壓下去了。這個組織又進行了幾次重組,均遭失敗,后撤退到伊朗、伊拉克和土耳其交界處的庫爾德斯坦地區進行武裝活動,戰斗口號竟然是“持久人民戰爭和農村包圍城市”等。

  

我有一位朋友,WG前部隊某外語學院畢業的老五屆,上世紀八十年代后期曾被國內一家大公司派往伊拉克一個項目上當翻譯,沒多久的一天晚上就被這個組織游擊隊將其連同項目組其他幾位工程師一起擄走當了人質。雖然他們一再告知對方他們是中國人,那些游擊隊員卻說你們中國改革開放是“改良主義”“解體主義”等,言下之意是背叛了M主義,幾次威脅要槍斃他們。后經我駐伊朗及伊拉克大使館一再營救,(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史嘯虎 的專欄     進入專題: 伊朗  

本文責編:sunxuqian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asnj.com),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域外傳真
本文鏈接:http://www.vasnj.com/data/120633.html
文章來源:史嘯虎雜談

34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