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劃是什么?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658 次 更新時間:2020-03-25 22:15:38

進入專題: 計劃  

吳萬偉  


計劃是什么?

阿里·舒爾曼 著 吳萬偉 譯

   是的,為應對新冠病毒,停工隔離是必要的,但是,如果不考慮如何結束這個措施,它就難以奏效。

   停工隔離需要多長時間?既然疫情非常可怕,回避它真值得再來一場大蕭條嗎?這個措施如何結束?

   隨著疫情越來越逼近,美國人的態度巨變,在短時期內從聳肩搖頭到支持停工關門。可以理解的是,有人已經在質疑這種措施是否明智,如果注意到我們的行動所依據的信息是多么少,停工給經濟造成的破壞性影響。《紐約時報》的文章似乎讓人覺得,對停工禁令的質疑似乎就是犯下“禁忌”一樣令人擔憂和恐懼。

   這種懷疑的很大部分誤解了這場疫情的破壞性可能有多大----不僅很多人將因此喪命而且對經濟造成破壞。從短期看,懷疑論者是錯誤的。現在,我們沒有其他選擇。但是,說人們無法長久容忍這種措施,他們是正確的。說人們無法就停工禁令何時實現了目標,或者何時停工已經有些得不償失達成共識,他們也是正確的。

   本周在與公共衛生官員、政策制定者、記者、朋友、家人等的對話中,我聽到了很多觀點,從“兩到三周,直到每個人都能做檢測”到“12到18個月,直到疫苗出現”等來解釋需要滿足什么條件應該考慮終止停工禁令,需要多長時間到達這個階段等。引人注目的是,似乎沒有人意識到國家領袖表達的遠景是---停工15天來延緩疫情的大爆發,隨后再重新評估。

   我們迫切需要更好地理解為什么停工是必要的,在什么條件下禁令應該放松,我們應該做什么來實現這個轉型。而現在的不確定性不僅威脅經濟,而且對人們抗疫的努力造成破壞。現在,我們必須有計劃。

  

   沒有其他選擇

   很多人仍然沒有明白疫情可能會變得多么糟糕。現在已經出現了一種不幸的敘述:既然死亡案例大部分是老年人和身體虛弱者,我們大部分人應該都沒有多大問題。因此,我們面臨究竟是挽救弱者的性命還是挽救救經濟的艱難決斷。

   但是,這種選擇是錯誤的,它誤解了疫情不僅對生命而且對經濟可能造成的破壞。

   如果情況沒有緩解,人們預測死于疫情的美國人將從數萬人增加到220萬人。這么多人要死去的現實---比我們在進行過的所有戰爭中犧牲的士兵還要多---可不是現代美國人能夠想象的局面。

   雖然這些死亡可能無法想象,但是如果將焦點僅僅關注在這上面,我們或許會犯下錯誤。兩千萬美國人需要住院是有可能的,雖然現有證據還是零碎的,但在紐約和意大利,有報道說住院者中處于工作年齡段的人占了一半。現在無工作但健康的數百萬美國工人可能因此感染疫情。

   重要的是,即便“低”死亡率也是假定所有患病者都能得到醫學治療。如果醫療衛生系統超負荷運轉而陷入崩潰,美國人口99%中的許多人---年輕的、健康的和我們大部分人---都將死去。我們已經看到這個現實在意大利上演,那里的醫生現在面臨艱難的選擇,要治療什么人或放棄什么人,死亡率到現在為止已經是8%---韓國的死亡率只有1%,在韓國,大爆發被限制在醫療衛生體系的能力范圍之內。

   更糟糕的是,新冠病毒之外因素造成的死亡也將大幅度提高,因為醫療資源被擠占,對任何人來說,醫療都變得極其稀缺。因疫情感染而死亡的醫生和護士將進一步破壞高峰時期急需的醫療衛生體系。這種糟糕的局面再次已經出現在意大利。

   我們也不能信心滿滿地知道所有幸存者都可以渡過難關。就現有少量的寶貴數據而言,最初的報告暗示,有些康復病人的肺功能已經受到破壞,這意味著大規模的巨大的、長期的、經濟和社會代價。

   這樣的分析我們可以繼續進行下去,但是,只要說如果聽任疫情泛濫不僅意味著親愛的爺爺奶奶會死去,而且意味著大量人口感染患病和醫療衛生體系徹底崩潰,這就足夠了。這種情況的出現,反過來又意味著經濟和社會徹底崩潰。

   除了說有很好的理由相信這種局面將比現在的停工措施更加糟糕之外,我們不可能對其真實經濟成本進行有意義的評估。簡單地說,我們沒有很好的視角來看待未來。當今世界已經變得大為不同了,1918年西班牙流感病毒并不能給我們提供多大的指導。

   停工禁令如何結束?

   那么,現在,停工是我們唯一的選擇。其目的是盡可能延緩疫情的蔓延,同時為我們快速找到其他選擇贏得時間。本周與我交談的公共衛生專家抱怨說聯邦政府領袖缺乏遠見。我們全都困在一艘船上,可憐的是群龍無首。

   總統和國家領袖最緊迫的任務是說明停工的目的,它要達到什么目標,我們如何知道什么時候必須做什么。現有的答案---“封鎖15天以延緩傳播速度”是任意性的,根本沒有說服力。問題不是還需要多少星期或者多少個月?而是在什么條件下我們可以放松“封城”“封國”?

   其實很多答案已經不言自明。我們或許可以說當案例曲線出現拐點的時候,也就是說當每日新增病例達到峰值并開始下降,封城就可以結束了。我們或許尋找測試回歸正常的比例持續下降,說明測試最終已經覆蓋了絕大部分案例。或許最重要的是,我們或許尋找新冠病毒住院病例和死亡病例的峰值和下降。

   這些成套的具體條件需要由聯邦領袖提供,并得到廣大民眾的理解。我們為什么要做這些?我們如何知道什么時候贏得了勝利?“壓平曲線”(Flatten the curve)已經在下降,但這還不夠。

  

   計劃是什么?

   停工不是計劃;它是匆忙但必要的退卻。其目的肯定是減少案例為提高基礎設施水平贏得時間,從而轉向更具針對性的限制措施。

   我們已經擁有抗擊疫情的黃金標準:早發現癥狀,阻斷傳染源,隔離感染者和密切接觸者,大范圍隨機篩查辨認出在沒有明顯感染源頭的接觸者中的新爆發。只有通過辨認和隔離病人,健康的人才能復工復產。

   關鍵的教訓是我們不需要在整個疫情期間承受全面隔離。我們現在這么做是迫不得已,因為我們的防御機制太糟糕,沒有在足夠早的時候實施常規的控制疫情方法。

   這不是假設的要點:韓國在沒有求助于大規模封城措施的情況下成功控制住疫情。它是通過大范圍檢測、強有力的追蹤密切接觸者和隔離感染者做到這些的。當局不僅對有癥狀者進行檢測和檢疫,而且做出了很多努力追蹤可能的接觸者并對他們進行檢測。

   我們或許需要借鑒韓國、以色列和新加坡的方法,他們接受了符合美國人生活中“老常態”的相當程度的監督,而且這或許是需要忍受一兩年的,如果要取消限制措施的話。現在最緊迫的是,國家領袖提供停工后生活看起來是什么樣的“新常態”的清晰遠景,我們如何在這些措施的要求與公民自由之間達成平衡,以及如何盡可能快地實現這個目標。

  

   必勝心態

   現在,很多人提到“必勝心態”:我們在進行一場戰爭,就像閃電戰期間的英國那樣,我們全體國民必須團結起來。如果這是真實的,國家領袖和公眾都必須團結在一起,清晰理解什么應該算作勝利,我們什么時候知道實現了目標,每個人必須做什么,犧牲什么。

   就在我們停工第一周接近末尾之際,公眾的決心似乎堅定不移。但是,如果國家領袖沒有給出清晰的遠景,問題的解決遙遙無期,停工持續一年半載,民眾的強烈抵制很快就會出現。反過來,如果我們都知道它將如何結束的話,哪怕這段痛苦和困難的時間更長,我們也能夠忍受。

   近期的問題不是爭取勝利的計劃是否付出了太大的代價,而是我們是否有計劃。國家領袖的首要務必須是在他們定義的停工階段---一周之后的結束之日到來之前為我們提供這樣的前景。

   作者簡介:

   阿里舒爾曼(Ari Schulman),《新亞特蘭蒂斯》編輯。

   譯自:What’s the Plan? By Ari Schulman

   https://www.thenewatlantis.com/publications/whats-the-plan  

  

    進入專題: 計劃  

本文責編:sunxuqian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asnj.com),欄目:最新來稿
本文鏈接:http://www.vasnj.com/data/120596.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vasnj.com)。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