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鵬程:放眼三百年看中美關系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418 次 更新時間:2020-03-25 14:55:45

進入專題: 中美關系  

龔鵬程 (進入專欄)  

   大疫,本來期待雷火能消之,不料現在幾乎處處著了火似的,全球蔓延。而災疫震蕩之下,本已因貿易戰等一系列問題而硝煙四起的中美關系,愈是火光四射,令人憂心。

   政治人物的言詞交鋒,也許是表演、也許是國際上討價還價的策略,我們可以不必太在意,但彼此經濟結構在疫情中顯示的窘境卻是真實的,誰都不能忽視這一點。

   可惜疫中群眾的情緒不可能穩定,對抗疫之過程又各有感受、各有認知、各有評價,所以對于中美可能交惡之未來,預期心理殊不一致。

   許多人期待或預祝美國崩潰、解體、沒落;許多人想象中國將因此崛起,取代其霸主地位;許多人擔心中國經濟衰退、國際關系被孤立;又許多人強調兩國必有一戰,不必委屈討好美國,凡事都該硬剛。還有一些,乃是因為反感國內比較認同美國文化和價值觀的同胞,而情緒反激。或不滿于美國某些老大的做派,故觀其應對病毒不免幸災樂禍。

   凡此種種,不可殫數,也沒必要詳說。因為這些情緒都無意義,由情緒主導的、羅織的理由和政論,亦同樣無價值。

   什么樣的想法才有價值或能創造價值呢?張載《正蒙. 太和篇》說:“有象斯有對,對必反其為;有反斯有仇,仇必和而解”,就是解答。

   有象斯有對,中美兩大國正符此象。兩大國,各有其體制、戰略、利益,方向和道路當然不會一樣,甚至恰好對反。對反,則有摩擦、有競爭、有勝負、有冤仇,這都是天地自然之理,不摩擦倒奇怪了。但陽消陰長、陰消陽長,對抗沖突之結果,陰能吃掉陽,或陽能滅掉陰嗎?當然都不可能,最終還是只能“仇必和而解”,這個世界才能順利運行下去。

   過去,美國與蘇聯兩大體系,曾嘗試過陰消陽、陽滅陰,蘇聯也確實解體了。但現在不也還是要漸漸歸于關系正常化嗎?回頭看,當年為此投入的人力物力,真是不值,白白浪費了許多恨意。

   “兩極對抗”的格局瓦解以后,許多人意識還沒跟上,前世之恨意且移植到了今生,仍活在兩極對抗的思維中,想象我們替代或延續了蘇聯的地位。殊不知現在是多極合縱連橫交互為用的世界,十九世紀中期以來的帝國主義思路早已一去不復返了。

   多極合縱連橫交互為用的世界,需要的是靈活的身段、輕巧的手腕,交朋友、合利害,而不是硬懟硬剛、吵架斗氣、使力耍橫。沒有誰是霸主,故沒有霸主的地位可爭,爭或勉強維持,別人也不承認。美國這些年跟北朝鮮、墨西哥、伊朗、伊拉克的纏斗就是明證,我們更沒資本蹈其覆轍。至于別人知不知道我已經有錢了、覺不覺得我現在地位應該很高了、還敢不敢看不起我?這種自卑者求償的心理疾病,現在我國國民素質都很高了,想也不會再患。

   從國際關系的現實主義角度說,過去一百年,都處在一種矛盾情境中。一方面是要在國際關系網中爭取并維持獨立、自主、脫離殖民、主權在我、實現自我精神。一方面又被道德綁架,必須選擇在“打倒萬惡資本主義、解放全人類”或“追求自由民主、實現天賦人權”之間站隊。

   意識形態的黃昏,雖然早已降臨,但許多人還繼續在睡夢中品味著這種道德感,不愿醒過來面對新的天地。

   道德很美好,現實卻不然。舊的陣營都被現實拆散、重組了,其中震蕩最大的當然就是中美關系。改革開放以后,美國對中國轉讓了大量技術,例如乙肝疫苗。幾十年里,中國至少有六億新生兒受到保護。其他高新技術包括:電子元器件制造調試設備、激光系統、無線電波譜分析儀、電子電路組裝、印刷電路、微電路、光敏元件、照相器材等。甚至武器裝備都有涉及,如汶川地震救災時就用到了美國出口的黑鷹直升機。美國也買了中國幾十架殲-7戰斗機。1990年美國的軌道通信衛星“亞洲一號”則由中國長征三號運載火箭,從西昌基地發射成功。一些核電站也有美國人提供的技術。

   從勢不兩立,到建立中美技術合作交流新典范。這種轉變,其實還不是兩國關系之變,而就是兩國與世界關系的改變。

   依2019年《聯合國貿發會議全球投資趨勢監測報告》,美國是全球引入外資最多的國家,達2260億美元。中國大陸則有1420億美元,是發展中國家第一(其中,美國又一直是中國最大的外資投入國)。中美兩國合計3680億美元,達到全球1.2萬億外商投資總量的30.67%。

   同時,目前美國的GDP約為20.19萬億美元,固然是全球第一大經濟體,但卻有23萬億的國債。日本的國債也有10.3萬億美元,我們則是2萬億美元(其中一半是借給美國的)。

   可見,無論中美,都處在世界共同開發的大勢中,都是世界合力以使其發展。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某些人還在期待美國崩潰嗎?

   所以,我們勸和,強調“仇必和而解”,不是唱道德的高調,只是希望大家認清國際新現實。

   前些年,曾任哈佛講座教授的布魯姆(Harold Bloom)出版過《西方正典》(The Western Canon)。不僅力陳莎士比亞、但丁等經典的價值,更把矛頭伸向正流行當令的女性主義、馬克思主義、拉岡學派、新歷史主義、符號學、多元文化論等,合稱為憎恨學派(School of Resentment)。謂此類人憎恨正典之地位及其代表之價值,故欲推翻之,以便遂行其社會改造計劃。打著創造社會和諧、打破歷史不公之名義,將所有美學標準與大多數知識標準都拋了。可是被他們另外揭舉出來的,也并不見得就是女性、非裔、拉丁美裔、亞裔中最優秀的作家﹔其本領只不過是培養一種憎恨的情緒,俾便打造其身份認同感而已。真正的文學審美價值并不會因而動搖。

   同樣的,這二十年,全球當然多的是對新現實不滿意、不適應、不能配合、終于失敗者,還有許多反對全球化、反對資本聯合重組世界、反對世界共生的民族主義或種族主義者、末世氣質的宗教狂熱人士,高舉道德旗號、意欲拯救世界,而結集著怨恨、憤懣,誓言“吾與汝偕亡”,在世界各地唱挽歌。

   但這個大趨勢目前不但不會改變,還將繼續強勢走下去。什么抵制5G啦、建筑防止移民墻啦、針對某國的貿易戰啦等等,大抵都是平撫其國內“憎恨聯盟”的策略,舊冷戰時期的柏林圍墻,哪還筑得起來?

   要有國際大視野之外,還需有長遠眼光,著眼過去與未來。

   美國當年為了茶葉進口,跟英國開戰而獨立。到1848年為紀念華盛頓誕辰100周年時,特別刻了徐繼畬《灜環志略》中一段話在華盛頓紀念碑上。謂其天下為公,與中國文化理想一致。

   其后,美國在中國建立了12所教會大學,其中不乏當今名校的前身,如燕京大學、金陵大學、文華大學(華中師范大學)等。1908年老羅斯福總統又返還部分庚子賠款,建了清華學堂。從1872年到1875年,清政府也先后選派了120名10歲至16歲的幼童赴美留學。美國在我國現代教育方面顯然居功厥偉。

   許多醫院也由美國人創辦,如北京協和醫院、長沙湘雅醫院等。在這次疫情最嚴重的武漢,還有多所百年歷史的中學也由美國人創辦,武漢市第三醫院則是美國基督教圣公會創辦于1875年。

   到了抗戰,飛虎隊(中國空軍美國志愿援華航空隊)之協助,也是眾所周知的。

   事實上援助不只這一項。美國對中國的援助,1940年即開始,據《美中關系白皮書》統計,從1941年5月至戰爭結束,美國援華的租借物資及勞務總計約為8.46億美元,其中槍炮彈藥、飛機、坦克、車輛、船艦及各種軍用裝備價值為5.17億美元,其余為工農業商品和各類勞務開支。

   現在有些人開口就罵漢奸、說陰謀,認為美國這一切都是為了培養棋子,實現自己的利益,故中國人不但不應感念,還應痛恨。⏤⏤這就有點不可理喻了。梅貽琦、梁思成、金岳霖、錢學森、楊振寧等所有清華的學生,或在醫院在戰場上拼命的,都是漢奸、都是特務?援助的槍炮子彈和美金大米,都是假的?

   從大形勢和大歷史看,中美關系和則兩利,是無可否認的。

   未來,則有美國和英國的例子可以參考。

   1776年美國獨立,之前跟英國打了八年,但僅僅兩年后英國就與美國建立了正式的外交關系。首位到訪英國的美國外交大使約翰·亞當斯,雖是當年造英國反的“元兇”之一,英國國王喬治三世卻隆重接待了他,并對大使說明自己想要成為與獨立國家美國交好的第一人。接著,英國大力發展與美國的貿易關系,導致美國獨立之后與英國的貿易額不降反增。使得美國對英國的經貿依賴日深。以致英國在失去了美國之后,竟然又通過金融、貿易等手段間接獲取了對美國的隱性控制,并持續了接近一百年。

   英國這老牌大帝國,由于在挫敗時能夠保持清醒的認識和大局觀,從全球局勢和大國競爭的角度去看問題,所以能夠及時止損,并通過重構利益格局等方式重新確立和穩固英國的全球戰略,足為典范。

   拉攏美國,重構利益格局之外,英國又刻意忽略戰爭的裂痕,把文化和血緣關系充分用起來,形成國家利益和共同價值的紐帶。特別是在二戰結束之后,為了維護英國地位,應對蘇聯與中國崛起的新國際形勢,丘吉爾提出了以美英特殊關系、英聯邦國家集團、戰后歐洲國家為三個維度的所謂“三環外交”,而以美英特殊關系為基礎。這基礎,大抵維持到現在,替英國創造了最大的國家利益。目前美國和英國在許多高科技領域是緊密合作的,戰場信息統一,聯合作戰部早在二戰就建立了,美國的原子彈計劃“曼哈頓計劃”也是在英國的原子彈計劃“合金管計劃”的基礎上建立的。經濟和文化上更一直是戰略合作伙伴。

   這中間當然也有齟齬。1812年到1814年的二次英美戰爭,英屬殖民地軍隊還攻陷了華盛頓,火燒了白宮。美國南北戰爭期間,英國又見縫插針,支持南方,違反本國法律向南方輸送武器。結果北方勝利后,美國將英國告上日內瓦國際沖裁法庭,最終英國還不得不賠償1550萬美元。

   但總體說,美英特殊關系所形成的類似共同體,不但替英國維持了地位和利益,也形成國際社會一種認知。對英國要有什么策略時,都必須把英美類共同體關系設想進來。

   現在的人可能會覺得英國已衰,故樂于依附于美國。但其實兩百四十年前,美國還不過是個嬰兒,英國的全球擴張卻還沒結束,實力仍強。而不管自己強還是弱,大時能以大事小,小時能以小事大,英國人的心態、政治智慧及手腕,均值得我們借鑒學習。

   從長時間、大歷史的角度看,當時兵戎相見,亦不過是一時火花,兩三百年后仍是合作同盟關系。這無疑是“有象斯有對,對必反其為;有反斯有仇,仇必和而解”的絕佳案例。而三百年,三百年之后,再看今天的中美摩擦,恐怕連塵埃都談不上了。

   世俗常言:歷史給人最大的教訓,就是人總不接受歷史的教訓。是的!但凡不接受歷史之教訓的,歷史必給他教訓,也是我人應當知道的,希望我們能由此找到自己的“太和之道”。

進入 龔鵬程 的專欄     進入專題: 中美關系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asnj.com),欄目:天益學術 > 國際關系 > 大國關系與國際格局
本文鏈接:http://www.vasnj.com/data/120575.html
文章來源:龔鵬程大學堂

6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