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福運:關于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若干思考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201 次 更新時間:2020-03-23 11:12:26

進入專題: 中華民族共同體  

馬福運  

  

   內容提要: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永續發展的力量之源,也是政權鞏固、國家統一的重要基石。當前,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有利條件不斷增加,但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相對落后、西方國家西化和分化我國的力度加大以及“三股勢力”有所抬頭,給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鞏固帶來了嚴峻挑戰。進一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應著眼于經濟因素與政治因素相結合、民族因素與區域因素相結合、改善民生與凝聚民心相結合,使各民族之間的共同因素不斷增多,使一體多元的格局更加完善,使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基礎更加牢固。

   關 鍵 詞:中華民族/民族共同體意識/著眼點

   標題注釋: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點項目“基于口述史的紅旗渠精神生成邏輯與當代價值研究”(18AKS019);2017年河南省高等教育教學改革研究與實踐項目“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CPBN實踐教學模式研究”(2017SJGLX044)。

  

   千百年來,我國各族人民在共同生活的中華大地上,在共同抵御外敵、捍衛祖國統一的漫長進程中,各民族的生產方式、風俗習慣、生活方式、政治信仰等共同因素不斷增多,逐漸形成了潛在的、自發的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隨著西方列強的入侵,這種意識慢慢地從潛在、自發變為顯性和自覺,形成了中華民族這個各民族普遍認同的統稱和歸屬。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對于維護國家統一、實現各民族團結和共同繁榮,具有重要意義。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強調,要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促進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這是對新時代做好民族工作提出的新的更高的要求。當前,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有利條件不斷增加,但也面臨著不少嚴峻挑戰。我們要以習近平關于民族工作一系列重要論述為指導,采取有效措施,努力化解各種消極因素,使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更加牢固。

  

   一、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是政權鞏固、國家統一的重要基石

  

   我國是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中華民族是中國疆域內所有民族的總稱。在“文明沖突”的大背景下,強化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讓56個民族緊密團結在一起,是中國共產黨鞏固政權的內在需求,也是國家統一的迫切需要。

   1.民族共同體意識是維系民族情感和國家認同的根本紐帶

   共同體意識反映了一個主權國家各民族的共同政治價值取向。特別是對于多民族國家來講,如果缺乏牢固的統一的身份意識,沒有強烈的國家認同,必然四分五裂、一盤散沙,很難有什么大作為。正如美國政治學者托克維爾所說的,“一個社會要是沒有共同的信仰,就不會欣欣向榮,甚至可以說,一個沒有共同信仰的社會,就根本無法存在”①。顯然,有沒有共同的信仰或意識關乎一個國家的興盛衰亡。以蘇聯為例。1922年以來,蘇聯逐漸形成了一個由15個加盟共和國組成的聯邦制國家。這種聯邦制只是一種政治組織形式,就像一個鋼筋架子,看似牢固但缺少水泥的澆鑄。列寧明確指出,這種聯邦制只是在特殊國情條件下向單一國家的過渡形式。斯大林則認為,“民族是人們在歷史上形成的一個有共同語言、共同地域、共同經濟生活以及表現在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質的穩定的共同體”②,其中,“共同心理素質”就可以理解為一種共同體意識。遺憾的是,斯大林及其后繼領導人沒有切實面對蘇聯存在著的各種類型的民族問題,更沒有找到正確處理民族關系、民族問題的道路。他們想當然地以為,國家認同已經存在,并且具有牢不可破的共同基礎。從赫魯曉夫到戈爾巴喬夫,蘇聯最高領導人反復強調,蘇聯國內的民族問題已經解決。赫魯曉夫甚至認為,蘇聯已經形成了具有共同特征的不同民族人們的新的歷史共同體——蘇聯人民。現在看來,這種共同體并沒有真正建立,共同體意識也沒有真正形成。在這種情況下,一旦意識形態方面出現混亂,這種所謂的認同感就迅速土崩瓦解。正如蘇聯部長會議主席雷日科夫所言,民族關系“竟然成了摧毀蘇聯的攻城槌”③。在民族主義浪潮的沖擊下,蘇聯一分為十五。其他東歐國家像南斯拉夫一分為六,捷克斯洛伐克一分為二,紛紛陷入分崩離析的狀態。

   與蘇聯等東歐國家不同,美國把民族共同體意識作為聯結國家的根本紐帶,成為通過建構共同體意識獲得國家認同比較典型的國家。從歷史上看,美國是一個由不同語言、血緣關系和風俗習慣的移民組成的多民族國家,大小族群達1500多個。所以,美國的民族認同既不是通過語言文化,也不是通過經濟和地域,而是通過思想。在美國學者看來,美國人沒有一個共同的曾經生活在一起的地域,沒有一個共同的文化背景和語言,“他們所有的共同的東西只有思想”④,也只有思想才能使美國人團結一致。美國學者漢斯·庫恩曾經指出,“一般認為構成一個單獨民族的那些要素,如共同的祖先、共同的宗教、共同的文化傳統以及歷史上形成的共同的領土都不存在,聯結這個新國家的,同時也是把這個新國家與其他國家區別開來的紐帶不是建立在通常的民族構成要素——語言、文化傳統、歷史領土和共同祖先之上——而是建立在一種理念之上”⑤。可見,如此眾多的族群并沒有導致美國分崩離析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美國十分注重強化“美國化”的過程。他們從獨立戰爭開始,就以民族解放和獨立為口號,以所謂良善政治制度為共識性基礎,不斷累積美利堅民族認同的社會和政治資本,從而把來自世界各地不同膚色、不同語言、不同信仰的所有族群融合在一起,建構形成了一個新的民族——美利堅民族。上述正反兩方面的事例說明,培養、鞏固全民的民族共同體意識,對維護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是何其重要。

   2.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蘊和悠久的歷史沉淀

   當前,經濟全球化、科技現代化、信息數據化的不斷發展,加速了民族文化的交往與碰撞,加劇了世界文化的沖突與融合,對民族認同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響。美國哈佛大學教授亨廷頓在文明沖突理論中指出,以文化認同為核心的文明沖突,將是21世紀國際沖突的主要根源。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具有深厚的歷史淵源和文化基礎。在文明沖突的大背景下,我們應該不斷強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自信,不斷鞏固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文化基礎,從而鑄牢中華民族大家庭的共同體意識。

   從遙遠的古代起,生活在華夏大地上的中華民族的祖先們,就共同為這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建立貢獻著自己的力量。從秦統一六國開始,我國就被定位為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可見,生活在中華大地上的各民族早就具有了民族意識。雖然這種民族意識在封建社會并不能成為自覺,但無論是漢族還是少數民族,都以自己建立的中央政權為中華正統,都把實現多民族國家的統一作為最高政治目標。自從中國步入中央集權的封建國家,無論朝代怎么更替,即使少數民族領袖取得政權,依然延續中央集權制度,建立以中央為最高領導中心的王朝政權。從“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到“書同文,車同軌”;從“天之生人,本無蕃漢之別”,到取消“華夷中外之分”,總的方向是發展成為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匯聚成為統一穩固的中華民族。當然,中國歷史上也出現過短暫的割據局面和局部分裂,但追求國家統一始終是政治家們的政治理想和精神寄托,也始終是中國社會歷史發展的主流。

   鴉片戰爭以后,各族人民奮勇抵御殖民主義侵略。同時,堅決抵制在外國勢力扶持下一小撮民族分裂分子制造的分裂行徑,共同保衛了祖國邊疆。中國共產黨成立后,各族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經過艱苦卓絕的斗爭,推翻了三座大山,實現了民族獨立,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在這個漫長的歷史進程中,各民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關系更加牢固,各民族福禍與共、休戚相關的命運共同體的特征更加凸顯,各民族共同的文化和心理特征更趨成熟,各族人民作為中國歷史主人的責任感不斷增強,中華民族已經成為各民族普遍認同的統稱和歸屬,成為各民族共有的大家庭。

   3.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在共御外侮和經濟交往交流中得以增強

   從某種意義上說,中華民族近代以來的歷史,既是一部百年屈辱抗爭史,也是一部中華民族共同體的鑄就史。在艱苦卓絕的抗日戰爭時期,日本帝國主義利用我國多民族國家的國情,打著所謂“幫助蒙古族獨立自治”“成立蒙疆聯合自治政府”和“在西北建立大回回國”等旗號,挑撥我國漢族和各少數民族之間的關系。針對這一陰謀,我國各少數民族群眾積極響應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號召,與漢族群眾共赴國難抗日救亡,極大地增強了我國各族群眾的共同體意識。正如毛澤東在黨的六屆六中全會上指出的那樣,“我們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不但是國內各個黨派、各個階級的,而且是國內各個民族的。對著敵人已經進行并還將加緊進行分裂我國內各少數民族的詭計,當前的第十三個任務,就在于團結各民族為一體,共同對付日寇”⑥。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大旗下,民族之間的分歧和矛盾被中華民族的共同利益所取代,充分展現了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強大凝聚力。費孝通認為,中華民族作為一個自覺的民族實體,是在近百年來中國和西方列強的對抗中出現的。⑦在共同抵御外來侵略的過程中,亡國滅種的危機意識和并肩作戰的革命情誼,加速了各族群眾的中華民族共同體認同,強化了各族群眾的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推動各民族融合發展為“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命運共同體。

   物質決定意識,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經濟發展是各民族團結和睦的基礎,在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形成中發揮著重要的基礎性作用。在中華民族漫長的歷史演進中,各民族之間開展密切的經濟交往,不僅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經濟利益共同體,也形成了相互補充的經濟利益格局。在我國古代,以農耕為基礎的經濟生活在推動多民族統一的歷史發展進程、促進中國古代華夏民族認同的形成中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南北朝時期,北方游牧民族與南方農耕民族之間的交流交往逐漸緊密,農耕經濟地區缺乏牲畜、奶制品,而游牧經濟地區缺乏絲織品、茶葉。在學習農耕生產和加強經濟交往的過程中,游牧民族的中華民族認同意識不斷增強,以資源共享為基礎的商業貿易活動和經濟交流取代了各民族之間爭奪資源的戰爭。自西漢時期開始,絲綢之路架起了東西方交通貿易和文化交往的橋梁,成為我國各民族融合發展的經濟紐帶,也打通了漢族與少數民族交往的民族走廊。比如,作為古絲綢之路主要線路之一的茶馬古道,在促進我國西南地區各民族交往交融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從唐朝“使于吐谷渾,與敦和好,吐谷渾主伏允請與中國互市,安遠之功也”⑧,到清朝“邊銷茶”“蠻裝茶”的貿易活動,有效推動了中原人民與邊疆民族的經濟交流,以及各民族群眾在茶馬古道沿線的城鎮化聚居。在商品互通有無基礎上,各民族文化和習慣融合發展,形成了茶馬古道沿線和諧共生的多民族文化格局,大大增強了西南少數民族群眾的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可以預見,隨著各民族之間經濟交往的日益頻繁和更加便捷,各民族群眾的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基礎將更加牢固。

  

   二、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面臨的有利條件和不利因素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各民族緊密團結在一起的有利因素不斷增多,培養和鞏固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有利條件不斷增加。與此同時,我國經濟社會多元多樣多變的趨勢也更加明顯,各民族群眾的思想觀念、價值取向、就業形式和生活方式等隨之出現深刻變化。西方反華勢力分化我國的圖謀一刻也沒有停止,挑撥民族關系、制造民族矛盾的行為時有發生。“三股勢力”(暴力恐怖勢力、民族分裂勢力、宗教極端勢力)不斷制造恐怖活動,破壞民族團結,等等,都給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進一步的鞏固帶來了嚴峻挑戰。

1.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有利因素不斷增多 (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中華民族共同體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asnj.com),欄目:天益學術 > 社會學 > 民族學
本文鏈接:http://www.vasnj.com/data/120556.html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