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命不凡與快速傳染:疫情沖擊歐洲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345 次 更新時間:2020-03-16 22:39:16

進入專題: 新冠肺炎  

吳萬偉  


自命不凡與快速傳染:疫情沖擊歐洲


布魯諾·馬卡斯 著 吳萬偉 譯

  

   上周世界衛生組織宣布,歐洲現在是新冠病毒疫情的震中。就在這個聲明宣讀之后,亞洲和非洲很多國家開始對來自歐洲的航班和游客實行嚴格限制。這讓人感覺到發生了歷史性的大逆轉,極具諷刺色彩。突然之間,歐洲人反而成了被驅趕的對象,長期以來就是他們一直在鞏固其邊界要千方百計地防止來自發展中國家的各種危險---無論是真實的還是想象的危險。

   歐洲的新冠病毒危機首先是一場公共衛生危機,但同時也反映了這個大洲看待自己的方式發生了深刻的改變。很多變化已經發生了一段時間了。諸如債務危機和難民危機等從前的時刻與持續進行的疫情危機其實都是更大危機的組成部分,只不過這次疫情讓一切都變得更加顯眼和更具悲劇色彩罷了。在我看來,歐洲疫情的爆發直接與文化身份認同的微妙問題密切相關,對此,本文將詳細闡述。

   在昨天發表的采訪記中,馬德里一家醫院的院長的坦率和直接令人驚訝。圣地亞哥·莫雷諾(Santiago

   Moreno)仍然為緊急救援中心的形象傷心不已,坦率地說“我們的罪過就是自信心太足了。”他解釋說,在西班牙,人人都認為像新冠病毒這樣的疫情可以在中國這樣的國家傳播開來,但絕對不會出現在“我們這樣的國家”。真是太天真了。歐洲人仍然認為中國是發展中國家。當武漢爆發疫情的消息傳來的時候,他們首先想到的是臟兮兮的中國市場和中國醫院,想到的是中國人隨地吐痰和缺少醫生,他們害怕得發抖,不是為自己擔憂而是替中國人擔憂。這種認識解釋了為什么主流媒體連篇累牘地指責中國當局應對疫情不當,引人注目的是,很少有人關心這種處置失當可能對歐洲或者其他發達國家產生的嚴重后果。當然,更不可能制定有效的規劃來未雨綢繆。

   這里我應該指出那些少數公開警告民眾要意識到世界面臨的風險的人---對歐洲和美國缺乏嚴肅對待而變得越來越惱火的人---他們幾乎毫無例外地都是對當今中國有一些了解的人。如果你知道中國已經取得的進步,知道這個國家在評價現代社會的諸多標準方面已經領先于西方的話,你就不大可能對中國當局下令對擁有千萬人口的大都市封城而冷漠地聳聳肩不以為然了。

   疫情很嚴重,但歐洲人沒有誰嚴肅地對待它。難以承受的存在之輕。一周以前,西班牙政府還積極鼓勵西班牙人上街參與爭取男女平等的大規模游行活動。在被問到感染的風險時,一位部長公然笑出聲來。那些游行的場面已經成了看得見的不忍直視的恐怖畫面。在隨后幾百幾百人去世的背景下,你會突然覺得游行隊伍中的這些笑聲、擁抱和鼓掌簡直就是人類愚蠢行為的持久的恥辱柱。

   在這方面,西班牙并不孤獨。就在一周前,法國一城市還組織了藍精靈大會活動,這是因為比利時喜劇系列而聞名世界的住在森林中蘑菇型房子中的一些藍精靈娛樂活動。按照舉辦這次活動的法國小鎮鎮長的說法,朗代諾人(Landerneau)把該地區所有商店的化妝品都搶光了。“我們覺得這個時候開心地玩玩對我們有好處。”最近,在馬克龍總統公開建議法國人在日常生活中更加謹慎之后,一切照舊,巴黎擁擠人群的畫面迫使政府不得不實行強制性的隔離措施。

   就在馬德里游行和藍精靈大會舉行的時候,我從亞洲長途旅行后返回歐洲,不由自主地觀察到亞歐兩地的明顯對比。在印度、新加坡或越南,人們的行為方式有了戲劇性變化以適應新冠病毒防疫的需要。他們出門少了,避免大群體活動,排隊等電梯,所到之處,人們都戴著口罩,雖然有些看起來有些滑稽。純粹為了好玩兒而舉辦藍精靈大會的想法足以讓你笑出聲來。

   所有這些都很好。或許是文化差異,問題是這可能解釋了為什么是歐洲而不是亞洲成為當今疫情的震中。如果對于非常時期的世界沒有辦法有效應對,對于大洲的未來絕對是不祥之兆。

   我相信,這種文化差異的原因可以通過歷史和心理學來解釋。我在過去兩個月在亞洲看到的人們生活中的不確定性意識和脆弱性意識是很容易解釋的,如果考慮到貧困和疾病仍然是過去兩三代人都司空見慣的事情。通常,歷史經驗反映在公共機構上面:缺乏先進的社會保障和公共衛生體系迫使亞洲人在日常生活中想象自己的世界瞬間崩潰的可能性。而在歐洲,普遍的心理往往反映了發展的意識形態,對個人幸福的最嚴重威脅的想法一直受到明顯地壓制。如果擁有幾乎免費的高質量公共醫療系統,為什么還要擔憂傳染病呢?沒有人想到的是,病毒可能讓這個完美的醫療體系陷入崩潰。當然,歐洲人有自己的噩夢和魔鬼。但是,請注意世界大戰的悲劇一直是從政治角度來解釋的。它們提醒人們意識到民族主義和帝國主義的危險。我們最近歷史的實際輸入是確認了我們對自己價值觀的正確性的認識,而不是迫使我們懷疑自我。甚至20世紀歐洲血腥的歷史也沒有改變這個事實:我們處于世界的中心,其他人都眾星捧月渴望向我們學習。整個現代歷史都在教導歐洲人他們能夠教導至少影響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他們受到特別的保護可以防范其他任何地方發生的事件的侵襲。新冠病毒之所以是空前嚴重的事件恰恰就是因為這個世界觀已經第一次被顯示出不可持續性,這種看法錯了嗎?

   現在看起來,一切都變了。其他社會中很常見的集體本能和應對疫情危險和其他嚴重威脅而采取的謹慎預防措施如今具有了全新的含義,這些情感在發達世界看來曾經被看作不先進的社會的返祖現象。我們已經永遠地戰勝了大自然的想法嗎?或許有點兒太早了吧。科學能夠被后現代主義代替的感覺嗎?這是危險的幻覺。對科學技術的永久性的懷疑?你說到點子上了。

   在兩天前發表的一篇發人深省的文章中,意大利記者馬提亞·費拉雷西(Mattia Ferraresi)認為,意大利的根本失敗不是缺乏檢測試劑也不是政治行動遲緩,而是社會和國民的集體失敗:人們沒有把新冠病毒當回事來嚴肅對待,根本不想為此進行生活習慣上的任何變化。這是大膽的論證。與面臨被指控指責受害者的風險相比,批評政府的行動失當或者不作為當然要容易得多。但是,費拉雷西看到的和無法壓制自己的還有其他東西:意大利公眾完全沒有能力去適應可怕后果的可能性,這樣的后果誰都沒有想到,意識到時已經來不及了。“我和許多其他意大利人并沒有看到有必要改變我們的日常生活習慣,因為我們沒有看到威脅。”雖然他積累了很多有關病毒的信息,但馬提亞寫到,他缺乏你們所說的“道德知識。”他知道病毒,但是這個議題還沒有對他的行動產生影響。

   新冠病毒已經顯示我們需要重新學習如何在這個世界上生活,這實在是痛苦之極的教訓。

  

   作者簡介:布魯諾·馬卡斯(Bruno Maçães),哈得遜研究所非常駐高級研究員,著有《歷史開始了:新美國的誕生》。

   譯自: Conceit and Contagion: How the Virus Shocked Europe by Bruno Maçães

   https://quillette.com/2020/03/14/conceit-and-contagion-how-the-virus-shocked-europe/

    進入專題: 新冠肺炎  

本文責編:sunxuqian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asnj.com),欄目:最新來稿
本文鏈接:http://www.vasnj.com/data/120460.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vasnj.com)。

7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