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定制服務來到德國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502 次 更新時間:2020-03-08 21:57:20

進入專題: 自殺   死亡  

吳萬偉  

  

   衛斯理·斯密斯 著 吳萬偉 譯

  

   1973年的反烏托邦科幻電影《綠色食品》(超世紀諜殺案)描述了令人震驚的時刻,里面有人口爆炸引發的暴亂以及男人稱女人是需要性的“家具”。但是,最令人擔憂的場景是愛德華·羅賓遜(Edward G. Robinson)進入一家安樂死診所,選擇寧愿死掉也不想再活著受罪了。從前是虛構的小說中的場景,如今已經變成了現實。從前覺得不可思議的協助自殺如今竟然流行起來了。自從該電影放映以來,很多人已經逐漸覺得人活著不再是絕對的善,而是利弊得失衡量之后的結果。生命倫理學的神圣性已經被消除痛苦的欲望所取代,即使這意味著讓承受痛苦的人毀滅。這種邏輯的可怕威力已經直接導致了自殺診所的出現和定制死亡的權利---因為誰也不能替他人判定什么樣的痛苦已經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

  

   協助自殺積極分子堅持認為,安樂死只能適用于重癥患者,給嚴格指導下保護可憐人的空洞承諾。這種陳詞濫調在我看來毫無意義。如果真的存在“死亡權利”這回事,如果最重要的利益是“選擇”而不是“生命”,自殺權利為何僅僅限于重癥患者呢?畢竟,很多人比病人承受的痛苦更劇烈、更長久。一旦人們接受安樂死的道德合理性,這個邏輯必然導致定制死亡服務的出現,任何人都可以隨意選擇死亡。

  

   雖然如此,我從來沒有預料到完整的定制死亡十年后就在西方出現了。看來我應該更樂觀一些。德國最高法院最近的判決已經將死亡權利漸進主義拋棄一邊,變戲法似地提出自殺和協助自殺的權利問題。而且,該判決公然拒絕將此權利局限在被診斷出疾病和殘疾者的范圍之內。法院裁定“自我決定的死亡”是幾乎沒有限制的基本自由,作為保護“人格權”的問題,是政府必須確保“自主性”的保護得到實施。換句話說,德國人現在有權在任何時候為了任何原因殺掉自己。從這個裁定(有英文版,彩色是筆者添加)中,我們看到:

  

   自我決定死亡的權利不僅局限于諸如嚴重的或無法治愈的疾病等外部因素定義的場景,也不僅僅應用于生命或疾病的某些階段。相反,在人存在的所有階段都應該保證這種權利。。。個人基于自己定義生命質量和有意義存在的方式而終止自己生命的決定避開了基于普遍價值觀、宗教教條、應對生死的社會規范或客觀理性考慮的任何評價。因此,決策者個人沒有責任去進一步解釋或者論證其決策的合理性;相反,從原則上看,他們的決策作為自我決定的行為必須得到國家和社會的尊重。

  

   法院的裁定還沒完。自殺權利還包括協助自殺的權利。

  

   自殺權利還包括在有人提供協助的情況下尋找第三方為此目的提供協助的自由。。因此,機構性保證自殺權利具有深遠的影響,意味著這種保護可以延伸到個人采取的被認定為協助自殺的任何行動。

  

   法院還表達了這樣的意見:或許需要修改德國的藥品法律以便為“國家必須保護的”死亡的絕對權利提供方便。

  

   實踐中必須確保讓人們履行結束自己生命的權利的足夠空間,這個基于其自由意志的決策應該在第三方支持下不折不扣地嚴格執行。這不僅要求適用于醫生和藥劑師等醫療職業領域的法律框架設計方面的立法連貫性,而且潛在地要求法律對其控制下的實質內容的修改。

  

   這實在令人驚訝得目瞪口呆:在德國,自主的個人現在擁有自殺的絕對權利和在自殺時得到幫助的權利,無論什么理由或者根本沒有可辨認出的理由,想自殺就自殺。法院的這個裁決涵蓋一切,似乎也應用于能夠做出自主決策的孩子,因為幼年時期也是“生存階段”。法院雖然表明必須得到立法支持的等待期限等附屬性限制---政府或許限制“特別危險的協助自殺形式”(無論是什么手段)---但是,德國憲法現在事實上已經在要求死亡定制了。

  

   不過,事情還沒有到此完結。一個激進的法院裁定會導致另一個裁定的出現。自殺權利很快就會變成公然殺人的權利。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在身體上或心理上實現自殺,而蓄意殺人能夠更快捷地實現死亡,且比自己親手做帶來的不舒服感更少些。因為德國協助自殺的絕對權利具有開放性,它不僅僅限于醫生,那么,為什么不能允許朋友將朋友殺了呢?

  

   這個裁決也開啟了社會無政府狀態的大門。現在,國家怎么能限制上癮毒品的制作和銷售呢?毒品也許有危害,但是,如果自主的個人選擇吸毒后欲仙欲死的快感,國家怎么能否認人家的決策,禁止這些毒品的商業提供者供應呢?國家怎么能限制采用手術或化學藥品改變性別呢?國家能基于什么理由限制四肢健全者(身體完整性認同障礙者)渴望截去健康的肢體或健康的脊髓而獲得“殘障人身份”呢?如果自殺不再是國家有義務去防止的傷害,國家憑什么阻撓人們毀掉自己正常的身體功能呢?事實上,只要自主的個人渴望采取的行為不直接傷害其他人,國家怎么能限制此人的任何行為或罪惡?

  

   這不由得讓我想起加拿大記者安德魯·科因(Andrew Coyne)20年前的先見之明。在對國人強烈支持父親出于所謂的愛而殺害自己殘疾的女兒做出回應時,他說“一個社會,如果沒有任何信仰,甚至連反對死亡的論證都無法提供。一個文化,如果喪失對生命的信仰,甚至連為什么應該活下去都無法理解。”如果不改變現有的文化演變軌跡,我們將很快變成“德國人”了。

  

   譯自:Death on Demand Comes to Germany by Wesley J. Smith

   作者簡介:

   衛斯理·斯密斯(Wesley J. Smith),發現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最新著作是《死亡文化:有害藥物時代》。

   https://www.firstthings.com/web-exclusives/2020/03/death-on-demand-comes-to-germany

  

    進入專題: 自殺   死亡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asnj.com),欄目:最新來稿
本文鏈接:http://www.vasnj.com/data/120344.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vasnj.com)。

8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电竞下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