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嘯虎:伊朗雜記五:從三個小故事看兩伊戰爭后德黑蘭中產階層的生活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956 次 更新時間:2020-03-08 11:11:04

進入專題: 伊朗   兩伊戰爭  

史嘯虎 (進入專欄)  

  

   前四集說到了伊朗胡澤斯坦那片神奇的土地,也說到了伊朗女性衣著及其宗教法律和世俗法律上的社會地位,還說到了伊朗人的飲食和和酒。這一集我想通過3個有關德黑蘭人的小故事說一說兩伊戰爭后伊朗中產階層人士的生活狀況。現在伊朗正處于新冠疫情大爆發階段,僅以此文祝愿伊朗人民能夠采取積極措施戰勝是次瘟疫,重獲一個健康而美麗的自然和社會環境!

  

   在人們印象中,伊朗人生活很困難,近些年來尤甚,但以前可不是這樣,而且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我在伊朗那個時候更非如此。可以說,兩伊戰爭后伊朗經濟一直還可以,只是在10年前因堅持發展核武級別鈾濃縮而遭到了全世界幾乎一致的譴責和制裁后,伊朗的經濟才開始變壞,伊朗人的生活也才開始變得愈益困難的。

  

   其間,因伊核協議的簽訂,伊朗經濟困境自2015年起曾有緩解。但是僅僅3年后,即2018年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并對堅持在中東地區輸出伊斯蘭革命的伊朗進行石油制裁,致使外國公司紛紛撤出,伊朗經濟又開始惡化,還出現了惡性通貨膨脹。根據資料,伊朗貨幣里亞爾(Rial)兌美元已從制裁前的4.2萬比1貶至2019年10月份的18萬比1,黑市價格更是無以計數。貨幣貶值導致物價飛漲。據說那時在德黑蘭,1碗方便面都要賣到幾十萬里亞爾,1公斤羊肉更是數以百萬里亞爾計了。

  

   但是我在伊朗期間,也就是1990-1993年間,感覺伊朗人的生活總體上還是挺不錯的,穩定而又可能充滿希望。那時由于有巨額的石油美元收入,政府有條件給伊朗中低收入階層民眾以大量的生活補貼(這在《伊朗雜記》(二)一文中對此有較多的分析和敘述),加上伊朗的人均GDP那時就有2200多美元,伊朗人的生活顯然還是比較好過的。要知道,1990年我們中國的人均GDP僅317美元,而且還在使用糧票。可以說,兩伊戰爭之后的伊朗,雖然存有很多問題,但就中產階層而言,雖然也有貧困和拮據,但他們中有一些人的生活還是充滿了希望。

  

   我那時主要生活在德黑蘭。德黑蘭是一個千萬人口的大城市,位于東西走向的厄爾布爾士山的一大片南坡上,地形北高南低,海拔平均約為1500米左右。 德黑蘭市的南部多古老而低矮的建筑,絕大部分中低社會階層老百姓居住在那里,也是伊朗人口最密集的地方。伊朗宗教領袖霍梅尼豪華的陵墓也建于南城。德黑蘭中部則多是商業區,有很多商店,還有著名的大巴扎(大集市)。一條快速路將德黑蘭北區與中南部地區連接起來了。

  

   德黑蘭北城屬于所謂富人區,多現代化建筑,有許多成片的私人別墅和公寓,高級飯店和各種高檔商品商店也大多設在那里。當然,那些銷售高檔商品的商店因西方品牌被禁幾乎一個不剩地關門大吉,而所謂的高檔飯店在革命后均因管理不善也不再高檔了。如德黑蘭希爾頓大酒店,革命后改為獨立大酒店,由于管理上不去,里面的設施都已陳舊不堪。中國來的代表團多住在那里,我也常去,曾見過有的房間的柜門都關不上了。革命改變了這一切。

  

   德黑蘭北區大多是較緩的坡地,土地比較金貴,這些私人別墅和公寓幾乎都是櫛比鱗次、圍墻相連地蓋起來的,也都很漂亮,院子則大小不一,但多有游泳池和花園。從這一點看,德黑蘭有錢人的生活方式,至少在住宅方面與西方沒有什么區別。

  

   德黑蘭這個城市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無論南城還是北城,其居民都喜歡養花種草,幾乎所有住宅的院子里大多是一圈喬木庇蔭下的一片青翠的草地,或在圍墻四周栽植一些花期較長、也可以攀爬高處的薔薇科各色鮮花。所以,無論春秋,德黑蘭都是一座色彩豐富的城市。既然談到了德黑蘭人的住宅,那么下面的小故事就從我們租房談起吧。

  

   (1)壹

  

  

   作者(左一)與澤塔先生夫婦(中間兩人)及譚國保先生,攝于1990年春

  

   我剛去伊朗時在北城某處租了一套面積不大、裝潢也很普通的房子權且安身。這套房三室一廳,與樓上房東合住,房租每月350美元。那位房東是一位和藹可親的老人——澤塔先生,當年約60多歲,據說還曾擔任過巴列維王朝時期的某任文化部長(或副部長,這是房屋中介私下里說的,我們最終租下這套位于偏僻地帶、層高較低、裝飾也比較陳舊的房子也考慮了這個因素),很有學識,然而他已經老了,又是前朝人,從居住條件看他們的生活顯然比較清貧。與澤塔先生相比,澤塔夫人看起來年輕不少,或者說保養得很好,而且舉手投足之間有一種典雅的貴族氣息。

  

   澤塔先生老倆口很好客,有好幾次邀請我和小譚上樓去他家喝茶聊天。我們居然還曾聊過圍棋!這也是我在伊朗期間唯一主動與我聊圍棋的伊朗人(詳見《我在伊朗下圍棋》一書)。但出于尊重和謹慎(那時我只是一個商人),我在與澤塔夫婦倆聊天時總是避免提及有關巴列維時期的話題,結果對澤塔先生的歷史情況知之甚少。現在看還是有點遺憾的。

  

   其實,或許是因為伊斯蘭革命期間巴列維王朝政府并沒有對毛拉們及其擁躉,即那些貧困民眾進行過鎮壓,再加上薩達姆的伊拉克在伊朗伊斯蘭革命剛成功就開始在兩伊邊境上制造摩擦,大戰一觸即發(第二年9月兩伊戰爭即爆發),伊斯蘭革命成功后,宗教領袖霍梅尼對巴列維舊政府成員采取了相對比較溫和的政策,除了清洗少數沒有及時逃到國外去的王室重臣和高層軍官外,對其余高級官員沒有殺戮或關押,只是不再續用,而對舊政府的基層官員及軍隊的中低級別軍官則只要歸順就大多留用。澤塔先生去職后能夠留在德黑蘭并過著清貧生活的背景也許就是如此吧?

  

   我們每次去,澤塔夫人都拿出一些點心犒勞我們,其中有一種用麥芽糖、面粉、奶酪和橄欖油做成的小吃,味道很好,綿軟細糯,還有一股獨特的清香。印象中澤塔夫人稱之為薩曼糯(Samano?),說是她親手做的。聊天時還得知,澤塔先生老夫妻倆沒有子女,主要靠原來的積蓄和樓下這套空閑房子的房租過日子,好在他們老倆口也花費不多。

  

   我們那時自己做吃的,也時不時鹵些牛腱之類的熟菜吃,每次鹵好后,也總是切上一盤子牛肉送上樓去給房東老夫妻倆嘗嘗。投桃報李嘛。他們也總是對我們的手藝表示贊賞說,Chinese foods,nice!(中國菜好吃)

  

   澤塔先生有一部汽車,牌子是派康(Paykan),很舊了,車身也到處掉漆,露出銹色來。他經常開這部舊車出門辦事,包括采買什么的。這種派康車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伊朗本土國產的汽車品牌,外形很土,方頭塌屁股,有點像很早以前德國的大眾捷達,但聽說很皮實,伊朗的中低收入人,有條件的都喜歡買或者說其經濟條件決定了他們只能買這個品牌的車。當時的德黑蘭滿大街都是派康,出租車大多也是。當年國外進口品牌的汽車也有一些,甚至還常見到一些豪車,除了寶馬奔馳外,保時捷和蘭博基尼等時尚品牌的汽車也偶有,在街頭馳過,很拉風,但不是很多。

  

  

   派康汽車,摘自網絡

  

   不過,伊朗的汽油也真是便宜。當年我們加1升汽油,即便沒有補貼,也僅要50里亞爾,合人民幣0.3元,加滿油箱約15元人民幣(補貼的汽油更便宜,每升30里亞爾)。現在據說也不貴,每升汽油約為人民幣1元多吧。

  

   有一次,我看澤塔先生又要開那部派康車出門就問他,你這車是哪年買的?他說有10多年了。看那車破舊的樣子,我都有點怕他開車出門會出事故,就問:伊朗汽車要不要每年都檢測(Annual inspection)一下?年檢?他聽了有點不懂。我就說,在中國,所有汽車每年都要由政府檢測一下車子的性能,比如車剎(brake)什么的,不好就不能上街。他聽了就笑著說:我這車剎很好,你放心吧。

  

   說著那老先生便坐進車里,一只腳踩剎,另一只腳則猛蹬油門,這時隨著一陣轟鳴聲,那汽車抖動起來,車后也噴出一股濃厚的青色煙霧,然后他一松車剎,那汽車就像脫弦之箭猛地竄了出去,開走了。此時我看見澤塔先生從車窗伸出左手,還打了一個響指……

  

   看著他那種很酷的樣子,我在想,這位平時看起來很平和的澤塔老先生開起車來居然還有如此激情?這與其平時的溫文爾雅做派可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上呀!真是老當益壯。

  

   后來因實施的項目多了,項目組也多了,陸續來德黑蘭的工程師和專家也越來越多,此地又比較偏僻,不方便項目管理,加上公司辦事處又擬增添幾位員工和雇員,此地房子太小不合住,更不適合辦公。于是在租房合約到期時,雖經澤塔先生誠意挽留,我們也只能在一再表示謝意和遺憾后搬離了他家。

  

   搬走后,小譚還去過澤塔先生家2-3次,記得其中一次是送去了一份我做的粵式白斬雞。再后來,由于忙于工作,我們就沒有回去過了。現在快三十年過去了,澤塔先生如還健在,也有90多歲了。謹以此文祝福他們夫婦!

  

   我們后來租住的房子位于德黑蘭米爾達馬德大街附近的納夫特街(Naft,波斯語意石油),算是別墅,房間又大又高,院子也比較大,還有一個約40平方米的游泳池,環境不錯,但房租也貴些,每月租金600美元。我們也是與房東合住,后者住樓上。這家房東因有兒子在德國,生活條件顯然比澤塔先生要好,而且他們夫妻倆還經常去國外旅游,與我們不經常見面。租住初期,我也只上樓一次,還是拜訪。不過,打掃院落、拾掇花草以及清洗游泳池等活計都不包括在租房合約條款中而是由房東負責雇人打理,所以我們住得也省心。

  

   米爾達馬德大街是一條東西走向很長的大街,位于其北面的納夫特街區有很多條,由南到北從納夫特1街一直到納夫特7街,每個街區沿街建造的都是一個個圍墻相連的獨立屋或別墅,間雜著一些公寓式多層小樓。走在這些街區之間,還能時不時看到有的地段正在翻建房屋。可能出于抗震需要(伊朗多地震,1990年6月也就是我去伊朗沒多久,在距德黑蘭西邊100多公里處發生里氏7.3級大地震,死傷了約25萬人,德黑蘭也有房屋倒塌),這些新建的房屋大多是采用鋼架式結構,即先用工字鋼搭成建筑物框架,然后再敷上各種輕型建筑材料。這種鋼結構建筑技術就是在30年后的今天來看也是先進的。

  

(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史嘯虎 的專欄     進入專題: 伊朗   兩伊戰爭  

本文責編:sunxuqian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asnj.com),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域外傳真
本文鏈接:http://www.vasnj.com/data/120337.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vasnj.com)。

45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电竞下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