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嘯虎:伊朗雜記四:那片神奇的土地——胡澤斯坦行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354 次 更新時間:2020-03-05 00:33:03

進入專題: 伊朗  

史嘯虎 (進入專欄)  

  

   前注:上周六所發此文幾處有誤,如譚國保先生是中海油,即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而非中石油伊朗分公司總經理以及胡澤斯坦譯作胡齊斯坦等,此文重新編輯時作了糾正并相應修改和增加了部分內容和照片。不好意思。希轉載方以此文為主。

  

  

  

   伊朗的胡澤斯坦省(Khuzistan)位于伊朗的西南邊,其南部瀕臨波斯灣而其西北部則緊靠伊拉克的美索不達米亞平原——著名的曾經萌發出人類許多古老的文明,如蘇美爾、埃蘭、巴比倫和亞述文明的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流經的中下游流域,也叫兩河流域,其出海口也有一半在胡齊斯坦這塊神奇的土地上。

  

   在伊朗期間,我一共去過伊朗胡澤斯坦省兩次。第一次是1990年夏,也是我到德黑蘭沒多久。那時我公司與首都鋼鐵公司組成聯合體(consortium)與伊朗工業部洽談了一個鋼鐵廠連鑄車間技術改造項目,而這個鋼廠位于胡澤斯坦省首府阿瓦士(Ahvaz)。那次首鋼派了一個技術代表團到德黑蘭,然后又去阿瓦士現場考察。我這個公司代表就一路陪同,一起去阿瓦士了。那次是乘飛機去的。

  

   阿瓦士瀕臨波斯灣,位于兩河流域,即底格里斯河與幼發拉底河出海口附近,原本就很熱,又是夏天,一下飛機,一股潮濕悶熱至極的熱氣很快就包裹了我,熱得讓人難以喘氣。記得首鋼代表團一位負責人悄悄地跟我說:這里這么熱,看來報價得高一點,至少包括一點防暑降溫費吧?我看著他板著臉一本正經的樣子,不由得啞笑起來。

  

   因瀕臨波斯灣,天氣濕熱是胡澤斯坦省避免不了的。不過我感到奇怪的是,傍晚外出散步,我居然在所住的酒店外面看到幾個身裹長袍的大胡子伊朗人躺在廣場花壇的石頭臺面上睡覺。那時的氣溫具體多少不知道,但感覺自己身上的汗毛孔都熱得張開了,估計至少也有37-38攝氏度吧。當地人不怕熱由此可見一斑。

  

   在去阿瓦士之前我就知道胡澤斯坦地處蘇美爾文明的新月地帶,古文明遺跡多多,所以也曾想如果有時間或機會,就去看看這些古跡,也好發思古之幽情。可惜的是,那次去阿瓦士,因將精力幾乎全部放在陪同首鋼代表團與伊方洽談項目技術合作方面,加上首鋼那些工程師們對那些古跡絲毫不感興趣,考察一結束就急吼吼地飛回了德黑蘭,沒兩天又轉機回北京準備技術改造方案去了。我作為該項目的商務代表也只好跟著他們悻悻地離開胡澤斯坦了。但一種遺憾在心中油然生起。

  

   為何我會對那次阿瓦士之行感到遺憾呢?說實話,一是因為胡澤斯坦這塊神奇的土地上曾有過非常輝煌燦爛的古文明,并留下了一些難得一見的古跡。很多人不知道,在居魯士二世建立的阿契美尼德波斯王朝(建都蘇薩古城,后文會提到這個地方)之前很久,即公元前三千多年前,伊朗還有一個更為古老的文明——埃蘭文明(Elam Civilization),這也是人類繼古埃及文明之后最早的燦爛文明之一,與蘇美爾文明齊名,其發祥地就在伊朗胡澤斯坦省境內。對此,我一直憧憬。

  

  

   蘇薩古城鳥瞰

  

   其次,也是更重要的是,我公司承接的第一個水利設計項目——卡爾赫河(kerkheh River)零號壩的所在地卡爾赫河谷也在距胡澤斯坦省阿瓦士北邊不遠處。這個零號壩是伊朗迄今修建的最大水壩,壩高127米,壩長三千多米,黏土心墻土壩。該壩建好后,水庫蓄水可達70多億立方米,發電400MW,還將使伊朗的水儲量增加30%,可灌溉34萬公頃農田。可以說,這個水壩對于兩伊戰爭后亟需重建的伊朗十分重要。

  

  

   建好后的卡爾赫河零號壩局部圖

  

   那時的德黑蘭十分缺電,晚上停電是家常便飯。除了買幾個可充電電筒或移動式燈具放家里備用外,我們每次去超市還會買回一大包蠟燭,以防晚上停電。不僅如此,因長期缺水,伊朗的小麥產量也直線下滑(這一點在《伊朗雜記》(二)中有較為詳盡的敘述),由此可見這個水壩對于戰后的伊朗是何等重要。

  

   我公司中標后實施這個項目的是安徽水利水電勘探設計院和水利部東北水利水電勘探設計院,項目經理則由安徽院院長胡家博先生擔任。胡先生是一位令人尊敬的水利專家,今年他已有89歲了(他的60歲生日就是在德黑蘭過的,有關胡先生的故事在《我在伊朗下圍棋》一書中有較為詳盡的敘述)。胡先生也是我的中學學長,即合肥一中前身廬州學堂上世紀五十年代初畢業生,考入清華大學水利系,后留校任教,1957年因為其老師黃萬里先生鳴不平被打成右派,文革后平反任清華水利系教授。我公司在伊朗承接的所有水利項目無不浸潤了胡先生的心血。

  

   伊朗卡爾赫河零號壩設計咨詢項目是我國改革開放以后第一個以市場競標方式在國際上承攬的知識密集型技術咨詢項目,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該項目也叫服務貿易型技術輸出,即除了向技術輸入方轉讓相關專利技術或專有技術外,技術輸出方還派出掌握這些技術知識的專家、學者和工程技術人員在當地完成這類項目并負責培訓當地技術人員。卡爾赫河零號壩設計咨詢項目就是如此。

  

   由于在伊朗連續簽訂了好幾個水利咨詢項目合同且比較熟悉此類技術咨詢項目合同的商務條款(在伊朗簽署的所有項目合同均為英語和波斯語兩種語言文本),有一段時間,凡有從中國來伊朗訪問或考察的各地或各行業經貿代表團,駐伊大使館總是推薦我給他們講解如何在國外投標和承接國外技術咨詢項目以及該項目的服務貿易特點及其它注意事項等。

  

   這個項目的工程師大多在德黑蘭工作生活,那時剛到伊朗不久的我總想到這個水壩的設計選址的現場看看,以增加我對項目本身的直感了解。而這次我已經來到了胡澤斯坦阿瓦士,結果卻未能實現去現場看看的愿望,怎么能不遺憾呢?

  

   好在安拉保佑。一年多后,即1991年冬,機會又一次來臨。出于設計需要,我們的項目組得對卡爾赫河零號壩所在地的地質情況作進一步勘探了解,那時又有一批勘探工程師和技術工人及其設備從中國來到了德黑蘭,又從德黑蘭陸續運到了阿瓦士的項目現場。

  

   那天胡家博先生跟我說,卡爾赫河零號壩設計勘探項目組和鉆探設備都到了阿瓦士,我得去看看,你去不去?我立即說:當然去呀。不過,上次華黎明大使就表達了也想去這個水壩現場看看的意愿,請他夫婦倆一起去如何?胡一口答應。

  

  

   作者夫婦(左一和右一)與華黎明大使夫婦(左二和左三)、胡家博先生(右二)及譚國保先生(右三)攝于1991年秋,德黑蘭

  

   華黎明大使是1991年春接替因病回國的王本祚大使赴伊朗上任的。華黎明先生身材高大、風度翩翩,英語和波斯語都很好,退休后曾任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特約研究員,常在電視上就伊朗和中東問題發表高見。那次我向華大使匯報并提出請他和夫人一起去胡齊斯坦的水壩項目現場上看看。華也是高興得一口答應。

  

   與我第一次去胡澤斯坦省阿瓦士不同,這次我們是乘火車去的。當年伊朗的火車比較獨特,車廂地板居然是軟的,人走在上面一陷一陷的,好像走在席夢思床上,感覺很不舒服。不過那火車的車廂卻裝飾得既古典又漂亮。我和我太太住的包廂很大,分里間外間,還有廁所和沐浴室,就像電影《東方快車》中的豪華包廂一樣,典雅而溫馨。我留心了一下,隔壁華大使夫婦的車廂也一樣。

  

   后我問胡先生為何給我們買這么豪華的包廂?花這個錢干嘛?他說伊朗的火車票很便宜(票價我已記不清了,但印象中確實不高),加上華大使也去,當然得買好一點的了。盡管如此,后來胡先生又想辦法將這筆費用作為項目必要開支由伊朗合作方報銷了。

  

   那天在德黑蘭火車站候車時有一件小事總感覺得寫一下,因為它擱在我心里已有10多年了。

  

   記得15年前的一天,也是伊朗大選期間,電視上出現了時任伊朗總統的艾哈邁迪·內賈德先生的鏡頭,當時我就感覺很眼熟。后來又有幾次在各種媒體上看到這位伊朗總統的尊容,越看越覺得在哪里見過他。再仔細想想,如果是這個人,那么或許就是那次在德黑蘭火車站候車時相遇過的吧?

  

   在我的記憶中,那天我們在火車站候車時(華大使那時還沒有到)曾有幾位伊朗年輕人走過來搭腔,說著挺不錯的英語,很友好的樣子。其中為首的那人個子不高,一臉不長的胡須,穿著一件深灰色的西裝,沒有打領帶,30多歲,大學青年教師的樣子。他自我介紹說他們是德黑蘭科技大學的(Tehr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旁邊有人即插話說他是我們的leader(領導)。他在得知我們是中國人后,說了幾句稱贊中國和伊朗友誼的話,然后就很有禮貌地與我握手告別了。

  

   我記不得那個人的姓名了,與他還說了些什么也記不清了,印象中他握手的力度還挺大,充滿了熱情。不過總感覺那次的見面過程有點儀式感,這與我在伊期間其它所有邂逅都不大一樣。更重要是,交談時他的隨從居然介紹他是leader(我是第一次在國外聽到老外這么介紹一個人的),也感覺他確實有那種leader的味道,所以對此人以及對那次短暫的德黑蘭候車室相會印象較深。

  

   后來在電視上看到內賈德先生形象就覺得其長相與記憶中的那人是有點像,而且他們都在德黑蘭科技大學待過,但那人是不是內賈德先生我并不能確定。此事前些年還跟少數朋友說過1-2次,當然是帶著猜測的語氣。這次撰寫此文又想起此事,心想:不管確否,還是寫出來好,萬一是他呢?

  

不過話說回來,就算那人是內賈德先生,他也可能早就忘記那次見面了。還有,那人即便是年輕時的內賈德先生,他當了總統后居然公開說出要將以色列“從地圖上抹去”之類的極端民族主義話語,(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史嘯虎 的專欄     進入專題: 伊朗  

本文責編:川先生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asnj.com),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域外傳真
本文鏈接:http://www.vasnj.com/data/120290.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vasnj.com)。

4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