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旭:構建中國社會科學全球傳播話語體系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443 次 更新時間:2020-01-14 10:36:30

進入專題: 社會科學   全球傳播   話語體系  

施旭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世界進入百年變局之新階段,對中國社會科學對外傳播提出了新的要求和任務。2016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對加快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提出了一系列新要求。這為中國社會科學邁向新征程指明了方向。當前,中國社會科學的自主性、民族性、獨創性以及解釋力、傳播力、影響力等仍需進一步加強,以更好地在國際學術界發出中國聲音;同時,伴隨逆全球化、貿易保護主義、科技封鎖等新問題,中國社會科學的發展也面臨著學術脫鉤、科研封鎖、留學設限等新情況。在“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歷史交匯期,我國社會發展的獨特經驗、綜合國力的全面提升,呼喚著中國社會科學不斷加強自身建設,通過構建社會科學全球傳播話語體系增強傳播力,為推動人類思想文化繁榮進步作出新的貢獻。

   這里所說的“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相對,兩者有著不同的對象、目的、性質及狀況。長期以來,探討中國社會科學發展道路往往局限于個別范疇,如“思想”“政策”“管理”“語言”“傳播”等。但任何個別因素都難以解釋中國社會科學存在的問題,也難以應對未來復雜的挑戰。要正確理解中國社會科學面臨的問題,巧妙策劃未來發展的戰略并有效實施,我們可以從“話語”和“話語體系”的角度來認識和應對。

   “話語”是多元要素融合的社交實踐。這些要素包括:對話主體、言行/意旨、媒介/模式、目的/效果、歷史關系、文化關系。需要特別指出的是,作為社交實踐,話語雖然具有一定普遍性,但更具有“文化性”——不同族群間的交際多樣性和競爭性。不難看出,社會科學也是一種話語現象,同樣離不開上述六要素,也同樣具有文化性。不同國家、不同民族的社會科學之間,雖然具有相似性,如研究的對象都是人和社會關系等,但也有特殊性,比如都有自己獨特的文化傳統、世界觀、問題意識、科研體制等。以中國社會科學為例,其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強調整體辯證地看世界、提倡以謙遜的態度對待知識、注重學以致用知行合一等。而西方社會科學往往依循二元對立思維、崇尚客觀理性、追求純粹知識等。尤其不容忽視的是,這些不同國家、不同民族的社會科學之間,不是平等或各不相干的關系,而是體現了一定的權力互動關系——或交流合作、取長補短,或唯我獨尊、排擠其他。以西方社會科學為例,由于種種歷史原因,無論在話題、形式、媒介、模式,還是在影響力方面,都占據著國際學界的主導地位,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社會科學往往還處于缺席、效仿的狀態,無法有效地在國際上發出自己的聲音。

   作為具體交際實踐的話語,是否能夠在傳播中得以維系、傳承、奏效,取決于貫穿其中的“話語體系”。它是特定社會領域的話語群體,為處理特定問題或完成特定任務,所依托和依循的“交際體制”(如組織、機構、制度、平臺、媒介)和“交際方略”(如信息、概念、理論、規則、目標、策略)的統籌系統。“交際體制”如同人的骨骼系統,是“硬性的/物質的”;“交際方略”如同人的神經系統,是“軟性的/精神的”。話語體系是特定社會領域話語群體的“話語能力”,支撐、形塑、影響話語實踐的過程與結果。它折射現實,同時又是歷史和文化的產物。因此,一個國家的社會科學話語如果要成功解釋、評估、指導社會實踐,并且能夠有效進行對外傳播,與深嵌其中的話語體系有密切聯系。要提升一個國家的社會科學的效力,就必須首先建設好相應的話語體系。

   一個國家的社會科學話語體系,是該國的“軟實力”和“話語權”的有機組成部分,也是思想精神的典型代表,屬于文化安全的重要方面。在新時代,為應對新任務新挑戰,中國社會科學需要更好地展開全球學術交流,通過與不同國家的社會科學界進行廣泛深入的對話、交流、互鑒,與世界同行一道,打破人為設置的學術壁壘,消除學術霸權,吸納各民族精神養分,在發展繁榮的過程中播撒中國文化智慧,助推人類知識繁榮創新。換言之,中國社會科學界要以自己的發展和對外交流,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作出新的貢獻。

   有效實施全球學術交流的關鍵,在于建設一個完善的中國社會科學全球傳播話語體系。為此,我們必須厘清該體系的性質、內涵與外延,把握體系建設的原理、要求、條件,包括面臨的困境、挑戰、資源。首先,中國社會科學肩負著總結過去、啟迪未來,助推國家戰略實施,以及推動人類知識繁榮進步的歷史使命,因而構建中國社會科學全球傳播話語體系應植根于中華民族偉大實踐,胸懷人類未來意識,有效地向國際學界解讀中國、闡釋世界,創新繁榮人類知識,為中國發展提供經驗,為世界進步貢獻中國智慧。其次,構建新時代中國社會科學全球傳播話語體系是龐大、復雜、長期、系統的工程,需要國家、學術機構、學術團體和個人共同支持合作;需要特定思想、經驗、知識的生產和積累;需要國際傳播平臺、渠道、媒介、技術的支撐和傳播;需要相關國際語境的培育和拓展;需要國際傳播效能的監測、反饋;等等。最后,話語體系的價值在于可持續性,因此它必須滿足一定的要求:即在“精神”層面上達到“系統而高尚”的水平,這包括具有民族性、世界性、公共性、創造性、全面性、多元性、時代性、可讀性;在“物質”層面上達到“精良而穩固”的高度,這包括具有組織性、尖端性、穩固性、高效性、專業性;在此基礎上,兩方面的要素緊密聯系,形成一個有機整體。構建完善的新時代中國社會科學全球傳播話語體系,必將有力地提升中國社會科學的國際地位和作用,反過來也必將激勵中國社會科學自身的提高和發展。在這樣的目標指引下,我們應當從以下幾方面做出努力。

   一是消解霸權話語體系,營造平等包容的國際語境。社會科學的對外傳播,不是一個單向輸出的過程。對于西方大國主導的社會科學話語體系格局,我們如果沒有消解霸權話語體系的努力,那么講得再好的非西方“故事”也只能被邊緣化。因此,中國學界應當積極主動變革現有國際傳播語境,比如揭露西方中心主義的缺陷與后果等;同時培育新語境,比如增強中國學界與國際學界的相互交流,推動與發展中國家社會科學界的深度合作,以形塑一個平等、包容、多元的國際學術交流秩序與空間。

   二是堅持民族意識、培育人類情懷,形成有獨特精神的學術共同體。社會科學全球傳播主要依靠由特定文化精神凝聚起來的學術團隊。中國有五千多年歷史,是最大發展中國家,在國際格局、世界秩序深刻變化的條件下,中國社會科學界理應以獨特的文化精神集結在一起。這種獨特精神既反映了中華民族的意識,也表達了世界人民的需求。因此,我們既要樹立主體意識、民族志向,又要形成國際精神、人類情懷,以培育既植根本土又胸懷世界的中國社會科學團隊,推出世界知名學者。

   三是以“中國”為方法,創新全球傳播模式。在信息媒體發展迅速和文化多元的時代,社會科學的國際傳播不能再沿襲傳統模式,以效仿西方為旨趣。中國實踐、中國文化為全球傳播提供了新內涵,中國精神、中國力量為全球傳播提供了新動力;中國與世界的聯系和交往,為全球傳播提供了新要求。我們應將中華民族的胸懷、情感、良知,以及當代中國的實踐經驗,融入新概念、新范疇、新術語、新理論、新主張、新標準、新規則、新路徑的創造中去;同時通過學術的中外比較借鑒,實現研究視野、傳播方法的創新。

   四是掌握國際學界動態,始終走在學術前沿。對于社會科學研究來說,如果不了解當前國際學界的主流、焦點以及存在的問題或空白,就無法獲得國際傳播應有的效果。因此,我們除了從民族文化、多元文化中汲取養分,還應當掌握國際學界的動向,了解國際學界的最新成果,從現實問題、重大問題、本土/全球問題出發,運用跨學科、跨文化、跨時期的方法,使中國社會科學的國際傳播始終走在時代的前沿。

   五是打造中國特色平臺渠道,建立全球傳播新格局。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的中國有條件有能力變革舊的國際傳播格局。我們應加快建設中國自己的全球傳播媒介、平臺、渠道、網絡,讓中國社會科學對外傳播走上專業化、市場化、數字化、智能化、全球化道路。與此同時,鼓勵中國學界進行全方位傳播,充分利用國際期刊、會議、組織、網絡等,傳播高質量的學術成果。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中美國家安全話語體系比較研究”(17AZD039)階段性成果)

   (作者系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杭州師范大學當代中國話語研究院教授)

  

  

    進入專題: 社會科學   全球傳播   話語體系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asnj.com),欄目:天益學術 > 新聞傳播學 > 傳播學理論
本文鏈接:http://www.vasnj.com/data/119824.html
文章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电竞下注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