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剛升 周濂 施展 劉蘇里:多元主義的陷阱

——當代政治的挑戰與危機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5570 次 更新時間:2018-11-25 22:18:33

進入專題: 多元主義   民主轉型   身份政治   身份認同   保守主義  

包剛升   周濂 (進入專欄)   施展 (進入專欄)   劉蘇里 (進入專欄)  

  

   本文系9月16日經濟觀察報·書評沙龍“二十一世紀初的民主困局:衰退還是轉向”整理而成

  

   劉蘇里:我介紹一下幾位嘉賓。我突然想起來,他們都是70后,周濂老師是74年,他最大,是政治哲學家;包剛升是政治科學家;施展老師是政治思想史家——他是給他們兩個寫傳的,他本來主要是給周濂寫傳,但是保不齊剛升老師也會發明理論,比如“發展的悖論”就是他發明的。這三位都是當今中國政治學界當紅的中生代青年學家者。正好今天包剛升的作品——一本政治科學領域的著作出版。科學和哲學之間的差別在于,科學是偏實證的,解決實然問題或者他面對的是實然問題,而周濂老師主要考慮幸福、大家為什么要過得好或者怎么過得不好。施展老師去年年底有一部非常重要的作品出版《樞紐:3000年的中國》,周濂老師今年出了《正義與幸福》一書。他們幾位在半年多時間里正好出了幾本新作。今天機會很難得,把他們三個湊在一起,來討論一本有關民主的著作。我已經不知道上一本中國學者寫的論民主的書是哪一年出版的,我懷疑是《民主崩潰的政治學》,這是近十年前的書,商務印書館出版的。

  

   包剛升老師是當代很重要的政治科學學者,而且主要研究民主理論、民主的實踐,從民主轉型到民主鞏固、一直到民主崩潰。他上一本關于民主最重要的作品,也是他的代表作,研究民主的崩潰。今天這個場合,民主崩潰這件事大家可以敞開說。

  

   讓我們歡迎三位。《民主的邏輯》我看完以后,發現有一些重要的章節在雜志上發表過,還有報紙上的文章,算是學術專著和學術普及之間的一本書。我們經常讀到的是兩個極端,要么是只有專家才讀的專著,要么是普及類的學術著作,而關于民主介于這兩者之間的就更少了。剛升這本書在這個時代還能夠出版,也是不容易,下面有請剛升。

  

民主轉型的習慣性失敗

  

   包剛升:謝謝蘇里老師,謝謝《經濟觀察報》主辦這樣一個活動。《經濟觀察報》跟我提出來,包老師,我們是不是在北京搞一場這樣的活動。我想當然地以為,既然講我的書,我就是主角,但看到這個名單之后,我覺得我可能只是一個配角。我想,今天很多人也是沖著其他幾位學者來的。這里有我當年在北大讀書時就鼎鼎有名的、萬圣書園創辦人、著名文化人劉蘇里先生,他是主持人。我還看到了周濂老師的名字。周濂老師說過很多名人名言,其中最著名的一句是“你永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所以,周濂老師有一個大的粉絲群體。我還看到施展老師的名字。施展老師在過去一年里火箭般地崛起,成為中國70后標桿性的學者之一。據我所知,目前中國最火的音頻學習平臺“得到”上面,施展老師課程的學員數量名列人文社科類學者的第一名,有十幾萬學員在聽他講課。所以,我想我今天是不是只是一個配角?今天在座的同學們、同仁們還有各界的朋友可能主要是沖著其他三位學人來的。當然,既然我來了,還是先講講,因為這個活動畢竟是以我這本新書《民主的邏輯》為由頭。

  

   我看到,今天現場有很多年輕的朋友。20年前,我跟大家一樣是在這里附近的一個大學讀書,時間是1995—1999年。盡管我當時是北京大學經濟學系的學生,但我也讀了很多政治學的書籍。當時,國內出版了一些非常重要的、具有標桿意義的書,比如薩托利的《民主新論》就是當時翻譯出版的。我當時還讀了一些其他很多國外學者、國內學者寫的書。當時,有一位非常當紅的學者在北大開講座的時候說過一句話,我今天還記得,大意是“民主好,自由好,人家有,我也要”。

  

  

   左起:包剛升、周濂、施展、劉蘇里

  

   但我后來讀的書越來越多,思考的問題也越來越多,有一個問題在我心中開始慢慢浮現出來。我們一直都說“民主好,自由好”,也就說說自由民主政體要優于別的政體,但是,為什么不少國家在民主轉型過程中會遇到重大困難呢?拿近代中國來說,從1911、1912年到1915、1916年,中國首次創建共和政體的努力就遇到了重大困難。既然如此,民主真的是一種好制度嗎?民主既然那么好,為什么民主轉型不一定就能成功呢?

  

   在座比較年長的朋友可能都有點蘇聯情結,蘇聯過去一直是中國的老大哥。所以,1991年蘇聯開始轉型的時候,當時國內學界還有一些討論,類似劉蘇里老師這個年齡的這代學人中有一種樂觀預期,認為蘇聯會走上西方式的自由民主政體的康莊大道。但是,俄羅斯的實際轉型過程卻給我們展示了另一種可能性。不是大家都說民主好、自由好嗎?為什么俄羅斯曾經試圖建立的這套新政體并沒有運轉起來?相反,俄羅斯的轉型走向了一個我們一開始完全沒有預料到的方向?

  

   再看看中國周邊一些地方,比如泰國。泰國作為一個新興民主轉型國家,似乎陷入了某種政治不穩定的周期而不能自拔。過去十幾年,泰國不停地搞選舉,然后是敗選一方不停地上街游行示威,甚至導致首都公共秩序癱瘓,最后就是軍方出來干政,也就是軍事政變。看到這樣的國際新聞,即使在座很年輕的朋友也會覺得,這種后發國家的民主轉型其實并不容易。民主體制不斷地建立起來,不斷地搞選舉,又不斷地崩潰,然后再不斷地進行新的民主化嘗試。在座的一些朋友可能還關注最近十年中發生的“阿拉伯-之春”。中間最經典的案例是埃及,埃及在轉型之前由政治強人穆巴拉克統治,在經歷短暫的民主轉型之后,僅僅用了很短的時間,后來又回到了另一位政治強人的統治。這又是為什么?

  

   從大學時代開始,我讀了很多民主哲學、民主理論的書,但都沒有解決我的一個問題:既然民主是好的,但是現實中為什么經常不能有效運轉?民主政體為什么不一定能成為一種良好的制度安排,能夠提供政治穩定、能夠提供善治以及能夠提供對公民權利的保護?最重要的是,在一些國家,民主政體這套制度本身能否延續下去、能否得到強化和鞏固,本身就是一個問題。所以,我自從回到北京大學攻讀博士學位開始,我就習慣于從這樣的視角去思考問題。我要回答的,不是民主的哲學問題,而是民主的經驗問題。或者說,民主政體在一個國家是如何成為可能的?這個問題也可以反過來問:為什么民主政體在一些國家容易遭到挫敗?

  

   所以,我的研究路徑是從哲學到實證,從理念到經驗,我希望能在實證或經驗的世界里把民主這回事說清楚,這是我的基本關切。理解了這個問題的起點,在座各位就比較容易理解,我為什么要在民主議題上做那么多的比較歷史分析或跨國比較研究。我明年還計劃出版一部新書,比較了70多個第三波民主化國家,從憲法設計和政治制度視角來比較,這些國家為什么有的更容易成功,有的不太容易成功。我的數據是,從1974年以來,第三波民主化國家大約有30%是比較成功的,30%則遭到了民主化的挫敗,還有40%處在中間狀態。各位理解了我的問題意識以后,就更容易理解我為什么要做這樣的研究,寫這一類的學術專著。

  

   蘇里老師昨天深夜發來微信說,剛升,你說你這部書的主要貢獻是什么?你這個書跟別的書有什么不同嗎?以民主為題的書不是已經有很多了嗎?這個問題似乎把我難倒了,我想了想,然后向蘇里老師報告:這大概是國內第一部以經驗視角來考察民主的民主通識。的確,關于民主哲學和民主思想的書,國內已經出版了很多,而這可能是這部書與眾不同的地方。

  

   開場白的最后,我簡單說一下這本書的由來。其實,這本書不是寫出來的,而是講出來的。2016年,上海有一個機構邀請我說,包老師,我們這里有一些工商界人士,他們對很多基本的政治學問題感興趣,你能不能以民主為題,來給我們開幾場專題講座?正是因為這樣的邀請,我就做了六場演講,每場演講時間長達三個小時,大概持續了6周時間。

  

   在演講之前,我就做了一個規劃:怎么能夠讓一個外行、特別是一個高級外行,能夠愿意來聽、想聽你要講的東西。很多高級外行在理解能力、知識水平上是很高的,所以你不能講點最簡單的東西,不能講點ABC,因為這不能滿足他們,但是,你又不能講像我們學者所習慣的國內外一流學術期刊上關注的那些精細問題,因為講那些內容的話,就沒有人感興趣了。所以,我要需要在這兩者之間尋求平衡。這6場演講的錄音稿,經過反復地整理和修訂,成果就是這本書。這就是《民主的邏輯》一書的由來。謝謝大家!

  

二十一世紀民主制度的新挑戰:認同與身份之惑

  

   周濂:首先恭喜剛升兄又出了新書,這些年來他是國內民主理論最重要的批發商,我特別佩服剛升兄,筆耕不輟,在目前環境下能夠一直堅持以民主為題出書,這是很需要勇氣的。剛才吃飯的時候,我們還笑稱今天這個場合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唱衰美國”和“唱衰民主”。事實上我對這本書最后一章特別感興趣,因為民主的歷史已經過去,但民主的未來到底怎么樣?這是我們每個人都為之心憂的問題。

  

   我愿意拋磚引玉,試著分析一下剛升兄提出的族群、宗教多樣性導致的政治分歧這個問題,請教在座的三位同仁。

  

   我們都知道,這在今天的美國是一個無法回避的現實問題。剛升在書中區分了“忠誠的反對派”和“不忠誠的反對派”。所謂“忠誠的反對派”,意思是雖然反對現政府或者具體的政策,但對憲法、立國精神和國體有基本的認同。“不忠誠的反對派”則是對憲法、立國精神乃至國體都不認同。我認為目前美國的確存在著一部分不忠誠的反對派。

  

   那么應該怎么解決因族群和宗教所導致的政治分歧呢?剛升認為,邏輯上存在三種可能的解決之道,第一是同化策略,第二是文化多元主義,第三是回到基督教保守主義的立場。

  

   剛升認為,隨著移民數量的增多,同化策略面臨巨大的困難。我認同這個判斷,事實上從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就有美國學者指出,美國作為一個“大熔爐”的說法已經不成立了,因為美國已經是一個分裂社會,這個特征到21世紀就愈發地明顯。

  

剛升在書中提到的第二個策略是文化多元主義的策略。這里要對文化多元主義(cultural pluralism)和多元文化主義(multicultualism)做嚴格的區分。(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周濂 的專欄 進入 施展 的專欄 進入 劉蘇里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多元主義   民主轉型   身份政治   身份認同   保守主義  

本文責編:川先生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vasnj.com),欄目:天益學術 > 政治學 > 政治學演講稿
本文鏈接:http://www.vasnj.com/data/113630.html
文章來源:經濟觀察報書評

2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电竞下注app